企业邮箱 | 设为首页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主页 > 瓷博 > 廉政 >

廉政

    实名举报安化县林业纠纷办李主任行政乱作为

    新来李主任推翻村委、镇林管、林纠办前主任断案结论!只手遮天!黑白颠倒!胡乱作为!

    举报人:黄稳

    身份证号码:4323261963061*****

    联系电话:189****5767、155****0381

    2017年4月,我家走程序卖掉了自家山头上的一批树木,谁曾想,一次普通的卖树事件,引发了一系列的抢山、抢树事件……

    事情起因:我老公,吉加社,为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东坪镇岩湾村莲台组居民。我老公卖树以后,无端跑出来一位自称为这批树木主人的张福宝村民。消息传出,举村哗然!我组村民都认为此人可笑至极、荒唐至极!因为我家(岩湾村莲台组人)和张福宝先生(岩湾村青溪组人)隶属不同的村民组,而争议山头名为水井沟,水井沟压根就没有他们青溪组的山。大家一致认为,就算要争山,也轮不到一外组人士来争,整块山(争议山头名称为水井沟)都是属于我们莲台组的!农村里不同的地点称谓,区分不言而明。

    由于张先生执意争山,我们无奈东奔西跑收集了四固定以及林业三定时集体林权证的证据,两份资料均标明青溪组在水井沟没有山头:

    1962年四固定明确:水井沟所有山林属莲台生产队。

    1982年2月集体林权证明确:水井沟所有山林属莲台生产队。

    1984年7月曾划自留山承包给本队吉加社。四至界限上抵齐仑,下抵水沟,右抵聘成山,左抵青溪山。四至清楚,争议山头当属吉加社。

    村上干了38年的老支书廖贵宝(声望极高,现已72岁),关于此次纷争,他明确地说道,曾经,为避免纠纷,他,就站在那个山头上做出过如下说明:水井沟的山全属于莲台组,与青溪组没有关系!当年的场景历历在目,话语言犹在耳!随后,岩湾村村委办根据几十村民的证词以及两份足够有说服力的证据材料,再严格比对了数十份集体、个人林权证,终于盖章认定,争议山头确属莲台生产队!紧接着,东坪镇政府杨林管区也进入调查,经过严格程序取证比对,同样盖章认定争议山头确属莲台生产队,是我家的山!紧跟着,当时的县林业纠纷办也随即认定证据确凿!争议山头当属于莲台组,因此对于张先生提出的争山诉求下达了“不予受理”的决定书,并明确说明:水井沟争议山权属四抵界址十分清楚,此山林所有权、管理权归吉加社所有,张有才、张福宝在水井沟没有山林。

    本以为一出闹剧到此画上句号。谁曾想,县林纠办来了一位新主任——李主任。此人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独到视角,为张先生出谋划策、操碎了心!这个我非常理解,因为,之前,张先生曾大势吆喝,说哪怕是县领导也要敬他三分!安化县哪个办公室都有他的自己人!凭着公理自在人心的心态,大家都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然而,在这放眼过去,一片光明祥和的社会主义法治社会,在全面依法治国口号铺天盖地、力挫腐败的劲风暴雨下,依然有政策到达不了的角落、有雨露滋养不了的灵魂、依然有为一己私利公然扭红为黑、挑战人民底线的丑恶角色。

    就是这个道貌岸然、俨然正义化身的李主任,首先,找来我老公,做思想工作,说我家对这个山的需求不大,不必再争。其次,他质疑我老公缘何以低价卖树,由此断定,我们是卖的别人的树,说是只有卖他人的东西才能不在乎价钱。天可怜见,村上人有目共识,我老实巴交的老公不善于斤斤计较,能给人方便的都尽量给人方便。谁能设想出,这样不合情理的推论能出自一位曾为律师、现为人民公仆、优秀的共产党员之口。再次,懂法,还是狠狠帮了我们李大主任“忠人之事”的这个“事”一把、”“替人消灾”的这个“灾”一道:

    努力总不会白费,皇天总不负苦苦钻营之人!林权纠纷处理有如下一条:处理林权争议时,林木、林地权属凭证记载的四至清楚的,应当以四至为准。李大主任与张先生终于找到突破口,他们先后搬出七张林权证,这张不行换那张,那张对不上改这张,甚至动用笔头在其中一张林权证上做出修改,将“大队土边”改为“本队土边”。最后,他们锁定了其中一张,苦心研究得来可喜结论:这张林权证上的四至界限与争议山头其中的一小块有吻合之处,因此,这一块大可一举断至张先生名下……

    不言而喻,这张林权证是张先生的另外一处山头的林权证,他们企图借此林权证以假乱真、偷梁换柱、张冠李戴,藐视民意一手遮天,指鹿为马、以白为黑!而这,居然被他们办成了!

    在口口声声要立即下判决书、盛气凌人的李大主任面前,本分老实的老公满腹狐疑、目瞪口呆,然而哑口无言,甚至连自己也有一张标明了四至界限足以证明整块争议山头的林权证也忘了拿出……无奈,我只得抛下马上要临盆的二女儿(我回后第二天她就生产了),抛下躺在病床上的老母亲(因此错过了陪她人生最后一个生日),从广州赶回安化。好在我临淫威而不乱、遇丑陋而不慌,推断出张先生的林权证是他其他山头的!此语一出,李大主任就如被当场抓住的小偷一般气急败坏,大发脾气、大放厥词:只要你们在别处找得到张福宝有这样一块山!

    李主任相当清楚,农村里,大部分人连自己山的界限都模糊不清,更别说去找一个莫不相干的人的山了(我家与张福宝家相隔甚远,20分钟路程),他料定了我们必定找不到。确实,我们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好在,上天有眼,正义永不会缺席!我组村民廖更满曾做过村上的看山员,对那一大块山头及附近山头十分熟悉,本来就十分替我家抱不平的他,不惜放下手头工作,主动请缨,请假回家帮我们找山,并且十分笃定:就张先生提供的那四至界限,他可以在其他地方帮张先生找到两块这样的山!

    于是,18年7月13日,林纠办胡主任等4人(一开始说同去的李主任临时变卦,没有参与,原因不得而知),连同廖更满以及其他愿意帮我家作证的在家村民12人,加上张福宝一共17人一起上山找山。很快,廖更满便找到了一块张先生家的符合那所谓的四至界限的山头。经与张福宝确认后,大家一致在山上得出结论:此山确为张福宝先生所有,此山确实符合那张林权证上的四至界限,此山也没有更多的林权证指证,也就是说,那张所谓的可以作证的林权证其实是这个山头的。(当时,林纠办启用了执法记录仪,证据有留存。)当然,小丑总惦念着最后一搏,下山后,此事出现了一小插曲。这也再一次论证了我们张福宝先生之前的厥词,他确有通天之术!林纠办的其中一位下山以后,推翻他自己之前的表态,对四条边其中一条边的符合度表示了疑义。(注意他在山上是点了头表示了符合的,许是他突然想起了受人之……,忠人之事这句古语,良心上过不去的他又突然反悔)。他这一举动引爆了在场的村民,当即表示,愿意重新上山,再给他找一块,而山纠办的4位同志表示没有必要了!下午在山纠办,我家人、李主任、寻山的几位工作人员一起对这次找山行动进行讨论,得到的口头结论是:认可这次的行动,找到的山头,符合林权证上的四至界限。如此,我们心口的石头落地,村民们也一致表示:公道还是还回来了!

    然而,谁曾想,数月之后,12月18日,一纸公然盖了安化县林业纠纷办的判决书下来,结论依旧将之前张冠李戴的四至界限内的山头拨给了张福宝先生。李大主任无视林权处理办法中对于四固定以及林业三定确认权属优先的原则规定,无视村委会、镇政府经过缜密调查、严格比对作出的判决决定,无视四固定以及林业三定时期集体林权证的界限说明,无视农村里约定俗成的不同山头的不同称谓,对7月13日数十人兴师动众的找山行为、找山结论绝口不提,对突然做出这一裁定的基本依据闭口不谈,俨然古代权臣般硬生生将分属于莲台组的水井沟的山抠了一口出去孝敬他所忠诚爱戴的人儿,仅仅对我老公撂下一句话:不服就去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并忠告我一家:复议,还是由我们林纠办来判!

    天理昭昭,无德之人大行其道!我不理解,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李大主任公然、大胆违逆民意,扭红为黑!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巧取豪夺、明争强抢行为不禁使人联想到村霸、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带着满腔的不明、不平与愤怒,我写下以上的话,旨在阐述事实、讨回公道!恳请有关市领导、省领导出来主持公道,下来走访案情!我与我的全家,以及全组村民在这儿等待,等待正义、公道与光明!


    上一篇:黑龙江省备春耕生产进展顺利取得较好进展

    下一篇:重庆曙光男科医院真是黑心医院完全没有医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