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旅游 > >

本文原标题:给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的举报被出卖成了祁东法庭证据

本网今日讯 给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的举报被出卖成了祁东法庭证据  “死”是亡身,“烦”是乱心,对从鬼门关走回来的徐晓红来说,“烦”比“死”更让徐晓红难受而无法排遣。徐晓红给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的举报被泄露了,害得徐晓红被出卖了还吃上了官司。  徐晓红家住祁东县白地市镇白地市村,行伍出身的他喜欢走南闯北四处分包劳务工程做。作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越战老兵,徐晓红说,他今生和越南人有着无法解开的死结,在老挝打工差点被越南杀手做掉。  祁东县,中国内陆小县;老挝国,东南亚内陆小国,两地相距千里,“一带一路”浓缩了时空,将古人“天涯若比邻”的浪漫演绎成了现实。出国,对作为下里巴人的徐晓红来说,已经走出了“阳春白雪”的高深,一抬腿就把劳务打工打到老挝国了。  老挝国是在中国的邻国,“中老铁路”则是连接两国的纽带,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连国”战略对接项目。“中老铁路”是泛亚铁路的组成部分,磨丁至万象是中老铁路的组成部分,徐晓红分包的磨万铁路Ⅴ标段的部分锚杆、抗滑桩和浆砌片石等劳务工程只是其中一分子。  徐晓红是地地道道的衡阳“犹太人”——祁东人,初中没读完,普通话说不准,说老挝话读老挝文对徐晓红来说犹如老虎看虫吃,但这并不妨碍徐晓红在老挝的劳务,犹如犹太人操希伯来语走遍天下,活得成功潇洒。  2017年,徐晓红应祁东县源泉建筑劳务有限公(下称“源泉”)及邹三阳之邀去老挝国分包劳务,分包了磨万铁路Ⅴ标段的部分锚杆、抗滑桩和浆砌片石劳务,用的是“源泉”招牌。邹三阳后来指控说,徐晓红是给“源泉”打工的。  邹三阳是玩“蛋”发家的,从贩卖鸡蛋起走到今天,与徐晓红同属祁东县白地市镇,邹三阳家所在的万福岭村和徐晓红家所在的白地市村是隔壁邻村,可谓是地道老乡。他俩虽同在“源泉”之下搞劳务,但实际身份是不一样的,因为邹三阳多披了件老板“隐形衣”。  “源泉”是2017年3月8日注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人或控股),注册资本800万元,登记机关是祁东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该公司主要人员是:蒋小红占股80%,是邹三阳的妻子;邹苗苗占股20%,是邹三阳的女儿;邹三阳无疑就是“源泉”的实际控制人。  “源泉”设在湖南省祁东县洪桥镇街道办莲花路,网上查询其经营范围是:“建筑劳务分包:公路工程建筑,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水利水电工程施工,铁路、道路、隧道和桥梁工程施工劳务承包。机电设备安装工程专业承包:混泥……从其经营范围来看,“源泉”能不能跨国承包、组织和输出劳务不明确。  国家对跨国承包、组织、输出劳务有严格的资质要求和规范的操作程序:取得跨国输出劳务资质(经商务部门注册许可)→发布信息(经外经部门批准许可)→报名→面试→体检→培训→考试→签订合同→缴费→办理出国手续→赴国外工作(去部分国家和地区还要打预防针,以免患上传染病)。  国家规定程序与“源泉”的实际操作过程差别很大,据与徐晓红一起在“源泉”旗下的老挝工地上搞劳务的刘铁明、刘梦生、刘光明、李春宇、何荣等人说:邹三阳把祁东老乡召集起来,收集他们身份证件和照片,办理护照就把他们输送到老挝国搞劳务了。  “源泉”如此跨国输出劳务是不是违法或者合不合符规范?这个问题有待于祁东的有关部门去查处规范,保护在国外从事劳务工作的祁东人的合法权益,让徐晓红们在国外无忧地劳务。  徐晓红和邹三阳之间关系从当初好到屎尿可以淘饭吃地步,恶化到如今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境地,必然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冲突,如今看来只有法律才能给这场利益冲突做个了断。利益冲突的由来和处置,当事人心知肚明,旁人无缘置喙,也就没有必要在此浪费笔墨了。  异国不是尧舜地,出门事事要小心。徐晓红说,他为人处事粗中有细,善于从生活细微处发觉端倪,是从身边的老挝女孩的反常表现中发现自己成了别人的猎物,恍然大悟后立马逃离越南杀手的视野。否则,2018年的圣诞之夜就是徐晓红的末日。  徐晓红发现危险后,立马拉上祁东人小伍子,老挝国女孩飙车逃命,惊动了住在其卧房楼上的4个越南杀手,4个越南杀手立马携带枪弹作鸟兽散了。后来,徐晓红从那位反常的老挝国女孩的手机里下载了大量的语音、文字、图片,仔细分析应证了自己的判断,让他至今感到背脊发凉,同在老挝国的几个祁东人可以佐证了徐晓红所言不是儿戏的。  逃离住处后,徐晓红在老挝国朋友的陪同下飙车去老挝国警方和中国驻老挝琅勃拉邦领事馆报了案,驱车回国途经其所分包的建筑劳务工地,把有关资料和证据用手机拍照或录像保存,进入中国境内后立即向云南警方报了案,然后跑回老家祁东。用徐晓红话说,他想落叶归根,不想抛尸他乡。  回到祁东,徐晓红静心梳理了这几年来在老挝国的经历,仔细回忆自己在老挝国的遭遇,把这一切整理成书--《关于邹三阳在“一带一路”的中老铁路劳务承包中形成黑恶势力虐待祁东民工、偷工减料、破坏铁路工程质量、骗钱套资、雇凶杀人报告》(下称“《报告》”)。  徐晓红给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老挝大使馆”、“老挝琅南塔省公安厅”、“中华人林共和国湖南省祁东县公安局”、“老挝湖南商会琅南塔南塔省分会”准备了4份《报告》实名举报,同时密切关注老挝国有关方面的动静。  徐晓红得知老挝国琅勃拉邦公安厅宋赛尊达拉少校、君沙迈诺林塔上尉多次带人去工地找到邹三阳。老挝新河县王珂村派出所、中方铁路公司、中方项目经理程平均、周显贵和邹三阳及其手下胡尊霸一起达成、签署、宣读了老挝国执法文书--记录书,类似中国人司法出具的担保书或承诺书。老挝国执法办事效率低下,徐晓红在老挝国等不起,也不敢待在老挝国等。  长期在不同地域、法律和文化的国家生活,徐晓红变得心思谨密了,担心“举事不密,功不成而打草惊蛇;举事不时,力虽尽而功不成”。为防范举报泄露,徐晓红决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趁着国家开展扫黑除恶的行动,给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的公布的“湖南省长沙市A065号邮政信箱”,拜发了一份《报告》,权当是投石问路。  就这样,徐晓红给“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老挝大使馆”、“老挝琅南塔省公安厅”、“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祁东县公安局”、“老挝湖南商会琅南塔南塔省分会”准备的4份《报告》,一直都没有拜发没有送呈,至今还保存着。  这份唯一外送的《报告》是今年4月12日14时用“EMS邮政特快专递”送达的,编号是“1017941955928”,经查询已经被签收。  《报告》拜发后,祁东县公安局白地市派出所找到徐晓红调查了解其举报,白地市派出所民警王某等人多次给徐晓红做了笔录,随后远在老挝国的“源泉”、劳务项目经理部、监理公司及邹某、朱某、赵某、娄某、邹某等有头有脸的公司人物就举报之事纷纷致电徐晓红,监理公司赵总监甚至就举报之事亲自赶到祁东找到徐晓红面谈。  徐晓红在祁东一举报,远在千里之外的老挝国马上就有了反应,而且他们非常知情。徐晓红认定自己的小心谨慎地举报还是被人出卖了,压力很大,也非常苦恼。为释放压力派遣苦恼,徐晓红把在老挝国用手机所拍的照片配上58字短文玩抖音,收获了少的可怜的4个“点赞”、2个“评论”、1个“转发”。没想到效果这样可怜的抖音抖来的不是快乐,而是一场烦心的官司。  在动辄“1000000+”的网络时代,收获4个“点赞”、2个“评论”、1个“转发”的传播效果其影响确实可怜,在大街上顺便放个屁的影响都比这个大,邹三阳也起诉要求徐晓红在《湖南日报》上登报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支付各种费用人民币10.5万元。  《湖南日报》是发行几十万份的湖南权威主流媒体,这等事情也要在这样的大报上发布道歉广告,必然产生的强烈的衍射效应,双方当事人不想做“网红”上也会成为网红的。  祁东法院受理了邹三阳的起诉,于今年11月28日在白地市法庭开庭审理这宗侵权官司。邹三阳起诉徐晓红侵权事实是基于《报告》举报和抖音发布,简直就是要徐晓红明白了“一字价值千金”就是“一字赔千元”的道理。  今年11月28日,白地市法庭公开审理了这宗侵权案。原告邹三阳方给法庭递交了四组证据,徐晓红认可《身份证》、《营业执照》、《户籍证明》三份证据,对其余证据从客观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方面做了否定,尤其是抖音截屏、检测结果和《报告》。  抖音截屏是从电子设备上取的网络电子数据,网络电子证据取证法律有严格的规定,网络取证需要采取证据保全公证,确保证据的客观、真实有效,违法取得的证据是无效的,甚至构成侵权。顺便下载打印的资料,证据的客观真实性、合法性从何而来?  举报是受党纪国法严格保密的,泄露举报是违纪违法的,构成犯罪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徐晓红如构成侵权要负民事法律责任,邹三阳非法获取保密举报信,已经超越了民事法律范畴,党纪国法如何维护?  检测结果应该是客观的、科学的、严谨的。但从形式来看,这份检测结果存在致命问题:检测报告内容依次分为“1.”、“2.”、“3.”、“4.”四大部分,每页页码标注应是电脑自动生成的规范格式且标注在同一位置。可邹三阳出示的检测报告页码标注凌乱缺失,手写的文字说明将检测结果变成了指控“‘徐晓阳’抖音散播全属于诽谤 。证据上的“徐晓红”变成“徐晓阳”,闹出了“张三状告李四举证指控王五”的笑话。  邹三阳递交给法庭的《报告》非常完整,是《报告》正式文本的复印件,且比《报告》正式文本还多了一页,多出的那页内容是影印图件是报告的最后一页,并且在页脚部位手写了说明文字:“此件我商会已收阅,因缺少事实依据,我商会不予受理,特此证明。 老挝中国商会湖南分会琅南塔商会 2019年10月21日”,加盖了商会的公章。  徐晓红及其亲朋从没去过这家商会,也从没给这家商会送过只字片语材料,这家商会怎么有此《报告》和做此说明?老挝中国商会湖南分会琅南塔商会段勇会长来电说,这份《报告》是邹三阳给他的是用手机发给他的,说明和公章是商会做的盖的。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那么一系列问题来了:邹三阳是怎样搞到《报告》?谁在违法乱纪渎职犯罪把举报泄露了把举报人徐晓红出卖了?谁来保护举报人徐晓红的生命财产安全?徐晓红递交给法庭的一大把票据,党纪国法该责令谁来买单?这些问题涉及很多人和事,而且是见不得阳光的。  最后,邹三阳代理律师表示,愿意放弃5000元代理费接受调解,可徐晓红拒绝调解,决定破釜沉舟,在此公开向祁东县纪委监察委公开投诉,请祁东县纪委监察委听题,我等吃瓜群众在此耐心等待祁东县纪委监察委作答。  文盲、法盲、科盲,三盲纠合一台戏,不是新闻也新闻,神鬼打架,遭殃的何只是凡人,因为小官司曝出了大问题。    图一为邹三阳的民事起诉状及祁东法院的传票    图二为邹三阳上交给祁东法庭的四组证据    图三为邹三阳作为证据上交给祁东法庭的徐晓红给中央扫黑除恶督查组拜发的举报信    图四为徐晓红给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拜发的举报信邮政特快投递单    图五为邹三阳递交给祁东法庭指控“徐晓阳”而不是“徐晓红”的检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