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旅游 > >
  • 往事只能回味|HCAI


    发布时间:2019-10-10 16:49

  • 本文原标题:往事只能回味

    本网今日讯 杜亮,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上大学之前很少去市区、去省城的次数也少之又少,只是间歇听到父母说小时候体质较差,父母时常带其去省儿童医院进行各种检查。高中毕业,成绩还算优异,高考成绩较重本线高出50余分,想着离父母远一些、离父母的唠叨远一些,他选择了居于中部省区的龙城皇家理工大学。大学四年,吃了四年的刀削面,和当地同学一起喝了四年的老陈醋,四年时间说漫长也漫长,但也是一晃眼便到了毕业之际。那时候,大部分杜亮同学选择了更好的学校深造读书,自习室通宵达旦的进行考研复习准备;不少人选择了公务员,在国考、省市公务员考试努力奔波着;对于自己何去何从,杜亮比较明确的就是不再深造,他的观点是再读两三年的书,毕业之后还是找工作,考研的同学只是因为懦弱,逃避现实的尴尬处境,才选择去更高层次的大学、研究所深造,真正想要成为科研学者,在学术领域有一番造诣的人少之又少,他觉得自己作为家中长子,父母供养他,太不容易了,他想着自己早早工作,减轻父母负担;对于公务员及事业单位的考试,他也没有考虑,主要原因是  农家多俊秀,为了最大程度较轻家人负担,几乎所有大学期间兼职工作,杜亮均有所尝试。毕业之际,放弃了行政保研的机会,直接就业。原本已经同某中国五百强签订三方协议的他,在父母及亲属的建议下放弃了该份工作,尽管哪家企业原本考虑从车辆工程专业选择一个应届生作为市场专员,然而不知何种原因,面试官选择了他,但回头望,那个汽车行业比其从事的金融行业好太多了,毕竟汽车行业市场营销人员工作三年以后平均薪酬均在30W+,然而银行业从业人员,不是营销存款、销售理财,保险、基金、压岁钞就是各种个人资产业务,比保险行业从业人员体面一些,但日渐西山,收入逐年断断崖式下降,想想也是倍觉凄惨。  培训期间,马聪、李涛、周浦、廖湘这些小伙伴,五年过后,还在银行业挣扎的小伙伴除杜亮外也就李涛一人了。马聪国内某所985工程院校硕士研究生毕业后, 在英国帝国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李涛,某211工程院校机械专业毕业后,继续留在了民信银行,原因只有一个李涛妻子也在省城某城商行工作,李涛继续着保险销售、理财销售,日复一日的加班、任何高频次加码,无数次想要放弃的境地,但无可奈何的是每年毕业生太多,跨行业毫无竞争力,再次选择银行行业无疑又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周浦,培训结束不到三个月,由于各种指标使人压不过气,家境不错的他,选择成立便利店,目前已经在省城多个街区开立了13个便利店,每个月净利润20万元,实现了自身的财务自由,一切步入正轨,做的最多的事情,在各个街区寻找特色打卤面,或许下一阶段,他也会成立自己的连锁面店;廖湘,据听说父亲是省委某位领导,母亲是党校干部,最终选择进入仕途,在国税局担任公务员的同事,和自己的小伙伴合伙经营一家婚纱定制店,一切慢慢进入正轨。  毕业于龙城皇家理工大学,毕业之后曾在龙城民信银行工作近一年时间,这一年里面,担任个人理财客户经理一职,由于任务重、强度大、无资源被迫回到家乡。那一年里他在民信总行直属的龙城分行营业部工作,做过大堂经理助理,在该营业网点下属的社区银行担任理财经理。那时,民信银行龙城分行刚入职的实习生转变为正式工,需要经历实习、见 遣、转正四个阶段。作为股份制银行之一的民信银行,实习转见习个人业务条线需其维护几开拓的个人客户,日均存款800万、金融资产1600万元,金融资产包括理财、贵金属、基金、保险等产品;见习转劳务派遣需个人日均存款1020万元、金融资产2100万元;某一员工成为劳务派遣员工后,其成为正式员工便是指日可待之事,因为只需在其固有客户再稍微使把劲、努努力便可将主观意识的存在变为客观实在,毕竟有能力实现自身维护客户个人日均存款1020万元,再次基础上达到1500万元并非难事。民信银行要求上述环节日均存款、金融资产两指标同时达到才可进入下一阶段。民信银行之所以将金融理财资产定标较日均存款高出一倍的主要原因是其理财资产收益率高,获客难度小;与此同时,民信银行龙城分行私人银行中心对全体员工各个员工类别的人员给予全方面金融及非金融支持。  杜亮大四毕业那年,通过一轮笔试、两轮面试成为民信银行的一名实习生,面试他们的一个人资专员在面试过程中,告知他们那一组人,她曾经在苏宁工作,最后出于个人原因选择变换行业进入银行业,成为大众眼中光鲜靓丽的一员,也坦露自身变更行业、变换工作自身承担的机会成本太高,放弃了之前曾经熟悉的氛围、薪酬、小伙伴,一切从零开始的无奈也略有显现;她也向所有面试者强调民信银行的实力,无疑,无论大伙是否通过面试,都有可能被民信银行的专业、背景雄厚所吸引,成为其潜在客户,毕竟银行开门做生意也是为了挣钱,人资也不会放弃这个展示企业形象的好机会。  面试过程轻松且愉快,只是面试终了最后一个问题让父母都是工人身份,不在职能部门任职、无雄厚财力、无任何资源背景的杜亮略显尴尬;面试官赤裸裸问询同一组所有面试者,你们父母都是干什么的?如果你入职,最早多会可以给单位吸储一百万?对于这个问题那时毛头小伙子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个,毕竟来上班的是自己,不是自己的父母,但现在进入不惑之年的他对此也是持认可态度。人力资源部、办公室、公关关系部等非要害后台部门,其部门职能就是服务领导、服务前台。对于一线网点负责人的各个行长而言,他们要的不是人,要的是某个人身后的那群人,那群人所处的圈子,那群人所带来的资源,毕竟一千个人存五万元和一个人存五千万的考核结果完全一样,但对于本身定位服务中高端客户的民信银行而言,他们没必要去理会那些长尾客户,他们要的就是二八定律百分之二十的那群人。尽管面试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但杜亮清楚的记得,同组有个男生,答道:我爸是龙城市市委常委,我妈是龙城市党校副校长,自己随时可以带资金入职,一千万都问题不大。面试官张伦欣闻的点点头;当时的杜亮可能说了无数次的曹尼玛,这种情况有毕业来面试,直接打个招呼,所有的岗位估计人家都可以随便挑选,或者说人家压根没必要上班,工资也不会比任何人低。等到问道杜亮的时候,杜亮很无奈的讲道,父母工人,父母两边亲戚无任何有权势之人,但为了工作,年少的杜亮的说了句毫无作用的话,我会努力做好单位交给我的所有工作,我能吃苦。  杜亮当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入选,接到人资专员通知培训事宜都略感意外,那会还在想或许那组的其他人教育背景没有他好、兴许是笔试成绩没有他优秀、又或许同组其他人面试中对面试官的回答存在编谎的成分,但最后离职那会最终知道其就是原来堵枪子的,俗称背锅小黑,毕竟侠之大者同其一心想要挣钱的诉求差异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