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
  • 东方神树文冠果|BHPN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8

  • 本文原标题:东方神树文冠果

    本网今日讯 马成福 马海博  民间相传文冠果是神树,最早是由僧人引种的。在古代出土的皇家陵墓中,长明灯用的燃料就是文冠果油,它耐燃,无烟。在西藏、青海、内蒙等地,寺庙里的僧侣把文冠果油作为佛前长明灯用油,以示佛光普照、神道长明。  据传:“在藏、蒙佛教界,把文冠果树视为神树,把文冠果油称作神油,只有活佛和少数高级僧侣、喇嘛才有机会和资格食用……庙宇里用文冠果油点长明灯,不但灯光明亮,而且不冒黑烟,不熏佛像。”  因此,每建一处新的庙宇,僧人都要将种子带去,种植于庙宇前后,几年后小树结籽,即可供庙内使用。在西藏、青海、内蒙、河南一些旧喇嘛庙内,至今仍有树龄较大的老文冠果树。这就是以前医药条件不发达,但和尚能够长寿的原因之一。  文冠果全身都是宝,具有非常高的食用价值、药用价值、观赏价值和生态价值,是树木中的国宝,园林中的奇葩。她是中国特有的木本油料植物,有北方油茶之称。又是珍贵的旅游观赏植物,也是优良的木材树种、水土保持树种和常用中药材。  文冠果是我国北方珍稀树种。她的生命力非常顽强,能够在沙漠戈壁和冰天雪地里生长,可抵抗北方的干旱和严寒,抵御自然界的一切灾害。她的寿龄长达2000年,比胡杨还要长1000年,千年的古树依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然而,文冠果也是一种孤独的树。野生文冠果在我国北方分布很广,人工栽种的百年古树却极其稀少。她在兰州只有一棵,就在工人文化宫,两年才开一次花。她在北京只有三棵,分别在法源寺、大悲寺和古宫。如果追根溯源,这些树不是高僧大德,就是达官贵人栽种的。由此可见,种活一棵文冠果有多么难了。  文冠果的历史比人类的历史还要长,为什么文冠果产业却几起几落,始终发展不起来呢?老百姓都把文冠果称为神树,他们说只有菩萨才能栽活,一般人是无法栽活的。实际上,主要原因是因为文冠果存在移栽成活难和“千花一果”等难题。  马成福的人生理念是心怀善念,佛慈天下。1968年8月,他出生于甘肃景泰,现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甘肃作家协会会员。多年来专职从事报告文学写作,共发表600多篇约800多万字报告文学作品。  他是一位关注民生、关注生态的报告文学作家。他曾经写作了《流血的石羊河》《全球生态危机》《中国粮油危机》《发展文冠果 绿化大西北》《如何解决13亿人的食用油危机》《大力发展文冠果 解决食用油危机》等生态和忧思文章,更是一位生态建设的践行者和文冠果的研发推广者。  2000年,马成福为了采写《流血的石羊河》,走遍了河西走廊的每一片土地,深深地体会到了河西人民因干旱缺水而遭受的疾苦,深谙河西走廊、祁连山和石羊河流域的生态危机和水危机,因此他一直在苦苦思索治理干旱和风沙的良策,寻找一种既抗旱节水又有经济效益的树种。最后马成福认为唯有种植这种树,才能把生态建设搞好。  在一次采访途中,在寸草不生的腾格里沙漠边缘地带,马成福看到几棵生机昂然的文冠果,他心底立马升起“发展文冠果,绿化大西北”和“让西北绿起来,让农民富起来”的决心和信心。由此,马成福在景泰创办了西北文冠果基地,带领团队不畏艰难险阻,破解了文冠果移栽成活难和“千花一果”的难题,被业界称为“文冠果杂交之父”。20年来,他以实践理论宣传为一体,带领干旱山区农民发家致富,把鲜为人知的文冠果,干成了朝气蓬勃的新产业,成为文冠果产业的拓荒者。  马成福说:“在研究培育文冠果期间,我失败过很多次,但依然没有放弃,也正因为一次次的失败和多方面的研究,让我掌握了文冠果之所以移栽成活难的原因,主要是人们没有重视文冠果的深根性和肉质根这两个重要特性。”  兰州有一句俗话说:“在山上种活一棵树, 比养活一个娃娃还难。”2012年7月,马成福在兰州新区承包了一片荒山用做文冠果造林。那里是湿陷性黄土,老百姓称“立性土”,挖下去几十米都是尘土飞扬的干土。在没有水的艰苦条件下,他利用水车拉自来水种活了50万棵文冠果,在水秦路形成了一道绿色的风景线,无疑成了兰州新区荒山造林的排头兵。  西北文冠果基地从文冠果的“深根性”和“肉质根”这两个重要特性入手,利用控水育苗、药水泡根、泥浆蘸根和塑料包根等措施,解决了移栽成活难题;西北文冠果基地从全国56个地方购买了文冠果种子进行杂交育苗,发现哪一棵挂果早、挂果多就采下来,进行第二代育苗,一直进行了6代共20年时间,才培育出了高产文冠果种苗,从而为文冠果的产业化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