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

  我是河北省秦皇岛市的一名普通市民,名叫陈淑芬,2007年9月12日我跟前夫协议离婚,登记在我名下的房屋约定给前夫。但依照法律规定,我们双方在规定的时间内有重新处分财产的权力。而在此时间段,秦皇岛房产局在我不知情未到场的情况下违规为前夫办理过户手续,此行为直接违反了有关房屋过户的行政管理规定。

  为此我提出异议,房管局认识到他们的行为侵害了我的权益,而将此房冻结。如此乱作为又导致对前夫处理支配其名下房产的权益。又严重的违反了《物权法》《民法通则》的有关条款,造成前夫不断的上访、申诉、要求讨说法。

  这六年多该房既不恢复到我的名下,又不解冻,又不允许前夫交易。秦皇岛市房产局乱作为、粗暴霸道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作风可见一斑。在这六年房产局对他们的违规行政给出了四个完全不一样的答复意见,而且拒不纠错。

  在合法财产遭到无理占有的委屈中,我开始了漫长的维.权路。

  在房产局遭受非人待遇

  当我知道我的房产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过户后,我率先找到房产局,由业务处王处长接待。我要求查询单位过户文件,王处长说:“文件对你们老百姓是保密的,不是你们想看就能看的!”作为房子的产权人,房子没了,连相关的文件都不让看?我说:“你拿不出文件,我就怀疑你受贿。”王处长听后气急败坏,在嘴里叫嚣着:“我受贿多了!你管得着吗?”说着就叫来保安,要把我轰出去,我被迫打了110,有当天的出警记录为证。

  我随后咨询了律师,确定是房产局的错。律师让我再去找,建议录音。第二天,我再次见到王处长,谈了不到五句。我问“你昨天说你受贿多了…”王处长听后更是怒火冲天,对我大喊大骂。我把“精彩”部分全都录了下来。紧接着,我又拿着录音找到房产局长,希望讨个说法。可是我捅到了马蜂窝……

  安关山局长办公室,局长跟我交涉的过程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市长来了!”他们就哈哈一笑,相互配合,眼疾手快,团体协作,录音带就这样不知不觉间被一个叫王立萍的业务科长偷走了,转手交给别人并快速的删掉了部分内容。他们就像间谍一样训练有素,脸上露出的奸笑让我恐惧,让我觉得局长办公室就是一个黑洞,偷、拿、删的行为有如录像里面的黑社会团体。对于一个中年妇女来说,无法接受和承受,我心脏病也因此当场发作。

  房产局“躲猫猫”似地出尔反尔

  我无数次的找到房产局,无数次的要求他们给一个答复。房产局的王淑凤局长刚开始也认了是他们业务上出错,没过几天又反悔说没错,说什么开过专家研讨会,流程合理合法。产权人的房子,连产权人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房产局又是怎么个在合理合法的过户?就算离婚协议上注明我产权名下的房子归前夫所有,可是法律规定不动产所有权转移的时候还是需要原登记的所有人签名同意,至少得通知我到现场吧?无论房产局内部有什么规定都不可以侵犯房产所有人的合法权益。房子的归属是我和前夫之间的民事约定,前夫想卖房子,他必须启动法律程序,可是房产局在所有权人没到场的情况下很积极主动的进行了过户,这里面难道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跟小学生过家家一样的办事,国家的公信度全让这帮无能的腐败分子遭尽。

  2010年2月8号,王淑凤局长说让我给她时间,她从根治理。她承诺3月15日给结果,当天,她拿出盖有房产局公章的文件,上面承认房产局有错,错在建设部令168号第十二条和第十三条,要再把房子从我前夫名下过户到我名下,前夫若是不服在30天内向法院起诉。王局长算是稳住了我的心,说这个文件得给前夫,让我回家等消息。

  我等到的却是王局长的反悔。3月18号,王淑凤派了3个人找到我的妹夫和妹妹,威胁说以后不准再纠缠此事,影响局长工作,会抓去坐牢。再后来,房产局的工作人员居然嚣张跋扈的说:“腿长在你身上,又没人堵住你的嘴,爱哪告状就去哪告。”撂下这句话不管了……

  2010年8月11日,对房产局乱作为不服的我来到了北戴河,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我知道,只要不乱来,谁都没权利抓我。值班警员发现我手里有上.访材料,就开车把我拉到北戴河信.访办说是去解决问题,我很配合。一个小时后,房产局来人找到信.访局一位局长,说我的事情一会儿市里来人给解决。大约过了两小时,来了三位公安局的人。其中一个叫沈永卓的没有询问我一句话,就态度强硬的说:“你简直就是小题大做!以后房产局你不许再找了,人家房产局办的没有错!”作为公安,他们有什么权利告诉我房产局“业务办的没有错?”在没经过任何询问和调查的情况下,又怎么会知道?

  几个公安用连哄带骗的方式直接把我拉到了拘留所。由于拘留所里不收病人,他们又带我去检查身体,血压180,做心电图的大夫说我有病,一位警察让我先去车上休息,然后其中一个说他去找大夫拿药。就这样把我支开,警察拿出的结果却变成了我的身体一切正常,把我第二次送进拘留所。这是拿老百姓的生命当什么?我不得不严重怀疑他们与房产局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利益关系。就这样,我不得不深陷万劫不复的深渊,在拘留所里待了整整十天。

  建设厅的敷衍了事和推诿

  一年以后,房产局业务局长换届,来了个新李光霞局长,又给我出了个新的答复意见。想把事情往法律上扣,但是她请多少律师也扣不上,因为国家还没有出台单方办理房屋产权过户的法律。他们为此就胡来,瞎编乱造,说是按《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修改)》办理的,但究竟按照哪一条哪一款办理的都答不上来,明明白白是他们的错误,修改办法也就是建设部99号令,(99号令一共有42个条款)第十一条明确规定,共有的房屋,由共有人共同申请。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追究登记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尤其对故意的滥用职权可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就是这样明明白白的法律条款,他们还是要想方设法的不给解决,这样的公务员还称职吗?

  我拿着秦皇岛房产局答复意见去河北省建设厅,建设厅拖拉小半年给我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结果。我对这个复查意见有两点疑议:

  1、建设厅作为房产登记机构的省级主管领导机关,既然认定我诉求的问题适用“建设部令第99号”,为什么还要请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2、如果确实需要请示为什么不直接请示后给我答复,反而要通知秦皇岛市房产局请示后执行?

  稍有头脑的人都可以明白,根本不需要再请示什么“住房跟城乡建设部”,如果连这样的小问题也要向部、委请示,省、市两级主管部门还有什么用?没有听说哪一个省,有省直属机关不请示,不认真为群众解决实际问题,有了矛盾推给下级单位,叫下级直接向自己的上级请示的做法和规定。“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的这一做法,在全国怕是独一无二的首创。秦皇岛市房产局赤裸裸的腐败还能受到建设厅的包庇纵容?

  我拿着建设厅给的复查意见到河北省政府办理“复核申请”。我认为这次问题总算有望解决了,没想到,我从早上八点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好不容易见到省政府的工作人员,他却大发牢骚,根本不讲道理。一会说“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和“秦皇岛房产局”出的东西都不行,不明确,你还得找他们;一会儿又说你找北京信.访也没有用,他们就像警察各管一段,他们把你推出来就不管了;又说自从有信.访开始就没一个复核能解决问题的。当问到他姓什么和请他出一个答复意见时,他不告诉也不出意见。只是叫我回去继续找。就这样把我轰了出来了。

  一个维.权母亲的感言

  我始终不能明白,中央一再要求各级政府依法行政,创建和谐社会。可是秦皇岛房产局私自把我名下的房产变更到别人名下,严重侵害我合法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为什么就无法得到纠正?我依法信.访为什么遭遇的总是互相推诿?几年来,我奔走在各级政府和信.访部门,结果却是无果而终。

  这几年我经历了:

  1、王玉星处长喊着受贿多了你管不着,秦皇岛市房产局安关山局长办公室团体作案;

  2、王淑凤跟小莲子处长在办公室将我非法监禁,导致我心脏病发作;

  3、北京上.访被关进“黑监狱”;

  4、房产局工作人员打人,不在场的工作人员可做假证,被判打人不成立;

  5、秦皇岛房产局勾结公安局无故对我非法拘留;

  6、房产局工作人员两次将我打进医院,派出所有出警记录;

  7、90天应该拿到的复查结果,近4年了我还拿不到;

  8、一套房子,房产局给出四个个完全不一样的答复意见。

  新局长上任,拿老百姓当候耍

  2012年10月,市房产局换了领导,高栋上任了。本以为换了新领导,我的案子可以解决了。可是,事情不仅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反而让我生活得更加屈辱。高栋上任,正值十八大要召开。在这个期间,他表面上对我的态度非常好,暗地里派房产局员工轮班监视我,吓得我不敢出门。

  2013年5月,我去他办公室找他解决问题,他说这是遗留问题不归他管,我说你做其位就该任其职,他恶劣的说,“我就不认其职!”还说自己局长是买来的,让我告他去。身为国家干部,说话如此蛮横、肆无忌惮,到底是谁给了他这样对百姓的权力?

  有点儿法律常识的人就该知道,房屋产权归属以产证为准,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我就是这套房产的合法权利人,其他人不得私自变更。堂堂的国家干部高栋以不知道我家房产的权利人是谁为由,多次找省建设厅、市里领导、律师咨询,咨询完了知道自己错了,还拒不改过,在我面前一直装傻。

  今年两会和暑期,高栋派崔主任、邱主任、等房产局工作人员来找我,苦口婆心劝我不要上访了,口口声声说要给我解决问题。在8月25日晚上,邱主任和曹主任在绿洲大酒店请我和我妹妹吃饭,商谈此事,暑期结束的第一天也就是8月26日,给我出了个房产局没错的在答复,一套房子给我出了4个完全不一样的答复意见,可笑吗?高栋局长上任两年来,从来没有想解决问题的意思,推诿、扯皮、忽悠,把百姓当猴耍。

  7月28号河北省建设厅给市房产局出了份“责令秦皇岛市房产局认真调查处理”此事的函,至今为止,房产局不但不给解决问题,也不给出书面答复。

  9月4日晚上我给高栋发了一条短信,求他给我解决问题,第二天早上邱主任给我打电话说,高局长让他告诉我中秋节后给我解决问题,节日过完后,我去找高局长他在八楼开会,在邱主任的掩护下,高栋局长溜了,一气之下我中午没回家也没吃饭,高栋局长又派邱主任给我出了个没有房产局任何人签字和盖章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至此,高栋局长他的伪善面纱全部揭开,在他心中只要他保住了官,老百姓的利益是不足挂齿的。

  作为国家公务员的高栋局长,人民富裕他的权力,不是让他用来升官发财,反过来欺压百姓的,市房产局给出了关于我新问题的再答复,还拒不承认自己的错误。不承认错误也就罢了,还不给那套房产解冻,致使前夫房子6年都不能交易。既然房产局觉得自己没有错误,全是依照法律办事儿,那么又为什么拿不出合理的法律依据?!还为什么不给那房子解冻,不让进行房屋买卖。一条路都不肯给老百姓,这是不想让老百姓活了吗?

  为了给自己讨个说法,我受到的冷遇、屈辱恐怕几天也述说不完。可是,我说出来有用吗?为啥在这么好的社会里,我想维权却这么难?他敷衍我、欺骗我的底气从何而来?他敷衍、欺骗的只是我一个人吗?今年7月,搜狐网刊发了一条消息《秦皇岛房管局推新举措解决房屋遗留问题8000余件》,上面写的房产局可真是为民着想啊,我真想问问,这些数字从何而来?吹牛吧?我的房产就是让他们拱手送给了别人,新举措在哪里?我的房屋遗留问题怎么不能解决?如此虚伪、说些假大空的话,以为百姓好糊弄吗?有多少人看到这条新闻都会撇嘴?田书记,您就看着房产局这么肆意践踏百姓吗?我的确只是个普通百姓,没权没钱,可是中国不就是由10多亿这样的人组成的吗?您为官不就是为了我们这样的普通百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