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 > >

本文原标题为:朱俊琳委员建议:提高村医待遇,会涌现更多“最美乡村医生”

山西省汾阳市政协委员朱俊琳近日向汾阳市政协提交建议:重视提高村医地位和待遇,确保农村医疗卫生“网底不破”。
1月15日,朱俊琳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村卫生所是卫生院管理工作的重点和难点,乡村医生身处医疗卫生服务最底层,作用不容忽视。只有实实在在地解决了村医们的烦恼,才能留住村医,并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到村医这个队伍中去,才能涌现出更多的“最美乡村医生”。
朱俊琳表示,当前乡村医生面临很多困境,大部分村医工作强度大、风险高、待遇无保障,发展前途堪忧,村医担负着大量繁琐的工作,常常忙到凌晨一两点,没有休息日,一年365天都在岗。然而,村医所付出的高强度劳动与其所取得的收入严重不成比例,村医所承受的风险又与其收入严重不成比例。
朱俊琳说,要合理界定村卫生室的公共属性,加大政府对村卫生室建设的投入力度。中央已经明确地提出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是公共产品,为农村居民提供这种公共产品的村卫生室就是基本公共设施。
她认为,当前首要的工作,是明确村卫生室的公共设施属性。村卫生建设应全部由政府出资,建筑用地也应由村委提供,房屋规模及结构由乡镇、村根据医疗服务范围规划,由政府出资统一购置必要的医疗设备,并将村卫生室定性为国有财产,以防国有资产流失。
在她看来,村卫生室是农村卫生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三级医疗网的网低,也是老百姓健康咨询、看病诊病的首选场所。乡村医生为老百姓提供了最及时、最周到、最廉价的医疗服务,理应享受政府的有关优惠政策。因此,取消对村卫生室的各项不合理收费和扣款、罚款,减轻乡村医生的负担,对促进农村卫生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
朱俊琳认为,应解决乡村医生待遇问题。如果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么医生则是“人类生命的工程师”。政府必须考虑到村医的公益属性,重视提高村医的地位和福利待遇,参照当时“民办教师”转正的工资标准,给予村医每月工资,由国家财政统一发放。
她建议,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首先应从最基层的、与老百姓身体健康关系最密切的村级医疗卫生机构做起。真正做到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政府相关部门应多听听基层一线医务人员、特别是乡村医生的声音,多深入农村调查研究。(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