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 > >

卢女士告诉特派员,孩子2018年9月份在鹤壁市大鹤煤总医院做的手术,左手肘骨折,切开复位以后还是没有对好位置,现在功能受限,当时手术六天出院了,一个半月以后去医院拔钢针的时候,只说让回去锻炼,在康复科锻炼一段时间以后,把拍的片子送到上海大医院,医生说孩子得重新做手术。

  卢女士的孩子告诉特派员自己摔到胳膊的位置,以及做完手术左边胳膊抬不起来,明显没有右边胳膊灵活。

  卢女士:现在找医生,电话关机了。后来又让找别人,找来找去也不知道该找谁解决这件事情了。

  随后,记者来到大鹤煤总医院了解情况。

  骨科主任李成祥:跟家属说过了,手术的位置不是太理想,现在小孩有点肘内翻。

  卢女士丈夫:现在不是肘内翻,拍片的那个骨头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弯曲只能到90度。

  李成祥主任表示,外观畸形,实际就是一个肘内翻的畸形,至于功能达不到需要通过矫形以后来改善。

  最后卢女士的丈夫拿出手术前的片子,拔过钢筋的片子,原来是什么样子复查还是什么样子。针对这一问题,李成祥表示,可以先治疗,治疗结束以后,看孩子的功能回复什么情况,不管是通过医调委,还是通过法律途经,最后需要医院赔付多少钱,医院赔付多少钱。

  特派员:医院也是认可在手术过程中,有瑕疵或者是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李成祥:从现在孩子的恢复来说,是这样的。

  最后,卢女士的丈夫想让孩子去更大的医院去治疗,可是亲戚朋友的该借的钱都借遍了,已经没有能力承担费用了。李成祥认为,可以先治疗,因为小孩没办法说费用多少,所以解决不了资金问题。

  最后,记者来到鹤壁市山城区卫计委反映情况。

  针对这一情况,卫计委医政工作人员表示,需要去医调委那边沟通,医调委会通知医院协调这个事情。如果在调解时限里没有达成一致的话,建议走司法程序。

  孩子的事拖不起,也等不了。既然医院有过失,是不是应该本着为病人着想的态度来对待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