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动 > 视频 > >

河北滦南一镇书记借农业政策圈钱30万——警惕!涉农扶持款或成个别基层“一把手”新的“唐僧肉”近年来,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无不拿出实际行动来支持“三农”发展,从政策,到财政、技术无不往其倾斜,各级政府大力度的帮农、扶农、富农也确实让农民富起来了,让全面小康的目标不再“飘渺”,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然而,近期我社接到河北省滦南县绿锦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以下称:合作社)负责人李雅玲实名举报称:河北滦南县东黄坨镇书记唐瑞峰以权谋私,逼迫该企业向财政局申请、骗取涉农扶持资金30万,且在李不知情情况下,骗取企业财务公章,私自走账。遂派记者前往实地调查。三十万一天内存入转出,企业竟毫不知情。调查中了解到,据滦南县东黄坨镇农村信用社提供的一份《客户交易明细对账单》显示:2012年10月18日,一笔三十万元款项在当日存入后又迅速转汇他出。据信用社工作人员回忆,当日存汇事宜是由东黄坨镇会计鲁淑芳带领农办主任李某到社办理,且持有合作社公章等有效手续。信用社提供的对账单为何如此重要的企业财务公章等手续会到了镇政府手里,据此合作社负责人李雅玲说:“当初是鲁淑芳来公司说要给办理免税等事项,说不用我个人去跑,镇里给出面解决,后来经过催要一个多月才还回来。”“最近我才发现公司账目不对,开始以为是银行搞错了,一查才知道是镇里代替我存入又取走,连个招呼都没有打。”这笔三十万元的款项来源是以李雅玲的合作社名义向滦南县财政局以猪圈建设扶持款申请下来的,无论是申请款项之初还是到领钱转账汇出都是东黄坨镇长一手操办,而幕后指使则是唐瑞峰。三十万被当日转入另一莫名帐号还原三十万元来去始末,没建设的猪圈为何拨款?。2012年东黄坨镇书记唐瑞峰找到李雅玲谈到可否以合作社的名义申请一项三十万元农业项目扶持款,但具体操作由镇里来负责,只是走一下合作社的帐。为何以合作社的名义申请项目扶持款却又不让合作社插手?其实这早已是当地不公开的秘密,据业内人士透露,从申请到走账又不让企业插手意味着最终这笔钱指不定谁拿,或者说指不定能拿多少的问题。而如果企业不同意,则意味着基本被踢出局,或者在以后发展路上,政府会以这样那样理由为企业设置障碍,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穿小鞋”。通常企业在无奈下只能选择默认,毕竟这笔钱不是从自己企业里出,而是国家的。在书记唐瑞峰跟企业打“招呼”后不久,镇会计鲁淑芳就登门以免税等理由将企业财务公章等借走,但并未向李雅玲说明是猪圈扶持项目。后在企业无人参与下,周镇长与鲁淑芳来到财政局,正式申请三十万的农业扶持资金,美其名曰猪圈建设扶持资金。直到后来财政局正式拨付下三十万,亦都是其二人亲力亲为。后经财政局内部工作人员证实:该项目确是周镇长带领鲁前来一手操持。(非正常拍摄,视频资料整理)为何企业老板不出面,镇长亲自为之,难道不怪?为此,财政局的解释是:我们只认公章,不认人。难道每个人来办理业务,我们还要去调查一下是不是企业的员工?据财政局农开办鲁科长介绍,三十万的扶持资金并非一日就可顺利下发,而是阶段性验收合格才可下发。何为阶段性验收合格?鲁科长拿出一本相关法律工具书解释,阶段性验收即建设工程完成多少拨付多少,并且要验收合格才可以拨付,以防止未建先付、违规付款等问题发生。但据记者向鲁科长出示信用社出具的《对账明细》显示,并未出现财政局阶段性向企业付款时,鲁科长答复:“因为李雅玲的合作社猪圈建设项目太小只有三十万,再分阶段就太麻烦了。”“这个项目虽然现在还没验收通过,但前几次都是我亲自下去检查,我们财政局不存在任何问题。”但据记者实地调查了解,李雅玲合作社根本没有建设猪圈,原来的空地还是如故,而鲁科长口中所检查的合格猪圈则是据合作社不远的另外一家农民早以修建完成的,只是后来重新按了个沼气池而已。记者对此向鲁科长求证,得到的答复是:不可能,我亲自去看的,也是亲自让他们按装的沼气池。如果真有这种事,就是他们骗我。而我们也不能查的那么细,毕竟财政局不是光为了他们一家开的,人力物力有限。难道法律法规的权威是因工程量大小、金额多少来定?为何他家猪圈被当作是合作社的项目检查验收?为何法律规定如此清晰却仍旧先拨款后验收?如此这般财政局如何替政府捂好钱袋子?三十万去向不明,镇书记一分钟三个答案。经滦南县外宣局安排,在镇政府见到书记唐瑞峰,对上述扶持资金问题申请目的、去向、走账等问题向其求证。而在短短一分钟内却给出了三个不同答案。一说三十万并非是归镇政府所有,而是镇里暂时保管,如果验收不合格,则还要退还给财政局。令人不解的是,即使猪圈真的修建完成,为何还要走一遍企业的帐,为何不直接转给镇政府。且据唐书记说,三十万至今还未入镇政府财务,而是转到一个建筑公司的帐号上代为保管。对此唐书记的解释是:之所以三十万入建筑公司的帐因为是该公司来修建的猪圈,是工程款,可以打给建筑公司。后在记者多次追问下,唐书记改口称:“这三十万不是给他们的工程款,而是代政府保管,如果将来财政局验收合格,还要再转给李亚玲的合作社。”如此这般更另人不解,为何同一笔钱要走两遍合作社的帐?多次改口,说法不一,难道这三十万真的是一笔糊涂账?在记者再次追问下,唐书记说:“事情是周镇长做的,我并不是很清楚,你去问他。”后经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周镇长,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在记者采访结束时,唐书记却直指李雅玲,意味深长的苦笑两声说道:“都已经说好的,完全突破做人底线。”三十万国家扶持资金在空头项目上被划拨出去,在镇书记明说暗寓下,企业不明不白暧昧配合下,财政局糊涂拨款下,竟不知去向。在国家大力扶持农业发展,农民致富大背景下,个别公务人员利用政策,套取国家扶持资金,以权谋私的伎俩或许早应在阳光下曝晒,切勿让涉农政策成为个别公职人员新的“唐僧肉”。希望相关部门尽快介入调查,刹住腐败歪风。本社还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