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

本文原标题:鄂尔多斯市法院审监庭:为何“拒收”证据

本网今日讯 鄂尔多斯市法院审监庭:为何“拒收”证据  维护法律公平正义,顺应时代潮流,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是法院以及法官的首要政治任务。可是,鄂尔多斯市法院审监庭,多次“拒收”当事人提交的证据。  第一次,作为当事人王培东的代理人的我,贺兰英,联系审监庭的团队长或者庭长图雅(音),她说把证据放到法院一楼立案庭的指定的柜子里。但过了几天问图雅,她说没收到,丢了,让补交一份。于是我补交了一份,她派一个女的来法院一楼取,在柜子里找到了那份“丢了”的证据,于是没要我补交的证据,其实,补交的证据内容比过去那份证据内容多。而且我要求取证据那个女的,给我接收证据的法律收据,那个女的拒绝出具任何手续。  第二次,我又提交证据,图雅还是说放到那个柜子里,她说派人取。可事后,多次打电话她没有接,最后一次打电话她说在呼市,回去会派人取。  每次在立案庭交证据,立案庭值班的都不让我登记。那么,这个法院丢失证据必然是很随心所欲的,因为即使丢失了,也无法查证,因为立案庭值班的拒绝当事人或者代理人登记。此前,涉及王培东案件的提交给法庭的申请笔迹鉴定,就被丢失过。找鄂尔多斯市政法委,鄂尔多斯市政法委不管,找鄂尔多斯市法院纪委,没人管。  我觉得,鄂尔多斯市法院接收法律材料秩序混乱,接收当事人或者代理人的法律材料,应该出具手续,接收了什么内容,多少页,都要登记清楚,以备查验。无奈,只能将遇到的法院秩序混乱的事情发布到网络,供大家分析评判。而且,必须将交给图雅的审监庭的证据,公之于众,以防证据被丢失的现象再度在鄂尔多斯市法院上演。  证据组一  综合证明问题证据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7)内0602执异145号  1.王培东系适格的申请再审案外人  2.属于刘振的100万元绿化工程款已经被冻结  3.工程款属于刘振而非白鹤  4.白鹤在申请执行异议被驳回后,只能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就同一事提起工程确认之诉系一事再理,故此案据此也应当驳回白鹤诉讼请求,但东胜区法院立案审理且做出判决显然违反法律。证据二内蒙古汇昇园林绿化公司出具的100万元工程款系刘振的书面证明  证据三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4)东执字第1209号  证据组二  证据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内0602民初3969号第3页、4页  证据二白鹤与白二云的种植树苗协议  证据三工程量核定单  综  合  证  明  问  题1.白鹤提交的种植树苗协议的一方为白二云,白鹤申请的拟证明为他种植树苗的证人为白云树。  2.白云树、白二云并非一人,所以白鹤胡乱拼凑的证据系伪证。同一工程,出现了两个种植树苗的工头,白鹤自身提交的证据相互矛盾,然而东胜区法院法官将此矛盾证据予以采信,显然系枉法。  3.白鹤请的证人张冬冬称为白鹤提供了17000颗油松,运送地点为九城宫。与工程量核定单上的油松数量7656株不符,验收包括死的共计7656株,死亡312株。与工程上的两种树苗不符,工程上实际是油松和樟子松。运送地点九城宫与实际地点不符,实际施工地为罕台镇的李家圪台村和泊江海子镇的阳坡村或者社两地。  证据组三  证据名称 拟证明问题  1授权委托书刘振系内蒙古汇昇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授权委托107标段管理人员  2隐蔽工程检查记录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  3放线记录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证据调查时间为2019年5月8日  4工程质量报验表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  5养护油松工序质量评定表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  6工程计量报审表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  7苗木栽植报验审批表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证据调取时间为2019年5月7日  8挖种植穴工序质量评定表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  9绿化工程竣工报告书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  10东胜区固定资产投资审计办公室工程量和订单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验收活树、死树均在验收范围之内  11延长管护期申请工程2013年12月份并未完工  证据名称 拟证明问题  12工程变更申请单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工程施工地点变更为罕台镇的李家圪台村和泊江海子镇的阳坡两个地方  13东胜区固定资产投资审计办公室工程量和订单刘振是实际管理人员及施工人,签字是刘振。2016年12月9日验收系107标段最后验收,验收树种两种,活树、死树均验收,油松活7656株,死312株,合计7968株,樟子松活5120株,死25株,合计5145株。   14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内0602民初3969号第3页、4页白鹤请的证人张冬冬为其作证,只提供了17000株油松,运送地点为东胜区九城宫。白鹤没有购买樟子松。  综合证明1、从2010年开始,该工程所有签字均为刘振,与白鹤无关,实际施工人只能是刘振。2、证据系2019年5月左右调取,不存在诉讼时效过期问题。3、白鹤请的证明其购买树苗的证人张冬冬提供的油松17000株与实际验收的共计7968株不符,树种缺少樟子松一种。运送地点九城宫与2016年变更后的实际施工地罕台镇的李家圪台村以及泊江海子的阳坡村或者社不符。4、综上,白鹤提起的系虚假诉讼  证据组新一  证据名称 拟证明问题  1东胜区固定资产投资审计办公室工程量核定单2016年工程量核定单签字为刘振。时间为2016年12月  2油松竣工图刘振签字,竣工图时间2016年11月15日  3樟子松竣工图签字是刘振,竣工图时间为2016年11月15日  4竣工结算审定签署表签字是刘振,签订时间为2016年12月29日  5竣工结算审核书 竣工结算审核时间为2017年1月4日  6 2019年1月24日张波开庭审理的内0602民初7675号案件庭审笔录中第6页白鹤称其所谓的绿化工程完工时间为2017年3、4月份  综合证明最终的竣工验收均为刘振而非白鹤。竣工时间系2016年,最后的竣工结算为2017年1月4日。白鹤完工是2017年3、4月份,白鹤竣工时间晚于107标段竣工时间,与107标竣工时间2016年不符。综上,证明白鹤、刘振串通虚假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