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
  • 十万火急 敬请全国网友确诊救援|JKMU


    发布时间:2019-11-10 16:43

  • 本文原标题:十万火急 敬请全国网友确诊救援

    本网今日讯 “诽谤案”本月21日即将开庭,但笔者至今未拿到公安提供给法院的处罚证据材料,不知其突然间又会拿出什么“新的”证据材料。火急之下,向全国网友求援,敬请各位确诊、救援,这是诽谤吗?  2016年8月,因不服A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及B州公安局行政复议维持决定纠纷案,向C市人民法院起诉。A市公安局在规定举证期限拒绝提供卷宗原件及视听资料证据;笔者律师亲到A市公安局查阅复制被法制大队大队长宋某某拒绝,其在律师介绍信上签署“经与C市人民法院联系,请到市法院调取”意见。笔者拿着该意见请求C市人民法院调取,不作为。C市人民法院在A市公安局举证不能,案件存在多种程序违法、事实违法的情况下,判决笔者败诉。    笔者在上诉、再审中极力请求法院调取最能还原案件事实真相的卷宗原件、视听资料证据,但两级法院均无视法律规定,不作为,直接驳回上诉、再审,维持一审错误决定。  2018年8月,笔者心丧若死,在微博上发牢骚、吐怨气,发布了一篇题为《某省A市公安局办案民警王某某、应某某违法取证伪造证据制造冤假错案,三级法院法官蒋某某、袁某某、崔某某徇私舞弊枉法判决蹂躏百姓,天理何在?法理何容?》帖子。帖子内容全部是从A市公安局提供给C市人民法院的卷宗复印件中质证提取出来的事实。  2019年1月笔者到北京伸冤。2019年1月30日,A市公安局以发布的帖子涉嫌诽谤对笔者进行传唤。  询问中,办案民警多次说笔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质问捏造的事实是什么?回复,是我们问你,而不是你问我们。多次质问下,办案民警回复“因为你在微博上发布关于该案是冤假错案,但该案没有任何相关部门认定系冤假错案,你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影响到相关当事人,当事人已经报案至公安机关,因此公安机关才将你传唤至办案中心调查了解”。询问完毕,告知笔者自2019年1月30日以后,不准再在微博上发类似帖子。2月1日笔者主动删除了帖子。    2019年3月27日,笔者申诉律师到A市公安局查阅复制《A市杨某某被猥亵案》卷宗原件以及视听资料等证据。法制大队领导庄某某同意查阅复制,法制大队长宋某某再次拒绝。    3月29日,A市公安局送达行政处罚告知。告知发布帖子构成诽谤,但情节轻微,将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对笔者处五日以下拘留或五百元以下罚款。  4月1日,笔者提请陈述和申辩。4月8日,A市公安局出具复核意见。对延长办案期限的理由解释为:“因本诽谤案涉及的受害人多,分别在不同的单位和地点;还需收集该案涉及的网络、涉案手机等电子证据资料等复杂问题,三十日内无法完成相关证据的收集固定,故经我局领导批准,依法延长办案期限三十日。对笔者主动删除帖子,是否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一二款规定的问题回复为:办案部门需要综合本案各要素,并将严格根据《某省公安行政处罚裁量权指导标准》作出呈报审核意见,以最终审批结果为准。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不得因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的陈述、申辩而加重处罚。”  然而4月9日,A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刘某某及办案民警凶神恶煞送达处罚决定书,以笔者发布帖子转发43次(32次自转),评论82次(80次自评),点赞56次(50次自赞),对笔者处行政拘留七日并处罚款五百元。主动要求笔者提请暂缓执行申请,暂缓执行。    2019年6月10日,笔者向A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7月18日,在A市司法局领取到受理告知书,调取到A市公安局提供的卷宗复印件(未装订),未提供执法记录仪视频资料证据。  查阅,受案登记表报案人为A市公安局网监大队,并非所谓的受害人王某某等人;延长办案期限审批表审批时间为2019年2月28日,而办案记录时间止于2019年2月21日。办案延长审批表审批部门为A市公安局法制室、审批领导是A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刘某某。        复核意见中解释的延长办案期限理由:“因本诽谤案涉及的受害人多,分别在不同的单位和地点;还需收集该案涉及的网络、涉案手机等电子证据资料等复杂问题,三十日内无法完成相关证据的收集固定,故经我局领导批准,依法延长办案期限三十日。”但A市公安局提供的卷宗复印材料显示,2019年2月1日已对所谓的受害人询问完毕,已完成了该案涉及的网络、涉案手机等电子证据资料收集工作。    2019年8月13日,A市人民政府未开庭审理也未让笔者提交质证意见,直接作出维持决定。  对办案延长审批表审批领导是A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刘某某代为行使上级公安机关权力行为解释为“A市公安局在内部程序审批延期当日已书面得到B州公安局批准延期的意见,有B州公安局的红色印章和书面意见为证,并不存在代为行使上级公安机关权力的情况。至于公安机关内部审批是内部办案程序,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另延期的理由“案情复杂”是办案人员的事由,是办案人员的自由裁量范围,法律并未规定何种情形为案情复杂。”  此举不禁令人毛骨悚然,因为7月18日,笔者在A市司法局复制的A市公安局提供的处罚证据中根本没有《呈请延长办案期限报告书》。  《治安管理处罚法释义》对诽谤行为的认定释义为,该行为侵犯的客体是公民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行为侵犯的对象是自然人。该行为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捏造并散布某种虚构的事实,损害他人人格、名誉的行为。行为人诽谤他人的行为必须以捏造事实为前提,如果散布的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即使有损于他人的人格、名誉,也不构成本行为。  但A市人民政府复议决定中没有所谓受害人王某某等人人格、名誉受损程度鉴定,也未把A市公安局对所谓的受害人制作的询问笔录列为证据。没有受害人,诽谤?        公安部2009年4月3日《关于严格依法办理侮辱诽谤案件的通知》(公通字【2009】16号)规定:  第一条、各级公安机关要清醒地认识到,随着国家民主法制建设的不断推进,人民群众的法制意识和政治参与意识不断增强,一些群众从不同角度提出批评、建议,是行使民主权利的表现。部分群众对一些社会消极现象发牢骚、吐怨气,甚至发表一些偏激言论,在所难免。如果将群众的批评、牢骚以及一些偏激言论视作侮辱、诽谤,使用刑罚或治安处罚的方式解决,不仅于法无据,而且可能激化矛盾,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借机攻击我国的社会制度和司法制度,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  第二条、对于不构成犯罪但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要通过治安调解,最大限度地化解矛盾和纠纷。  第三条、对于可能引起较大社会影响的侮辱、诽谤治安案件,在作出行政拘留处罚决定前,应当报经上一级公安机关同意。  然而,A市公安局作出处罚决定前,没有调解,也没有报经B州公安局批准同意。  扫黑除恶、打伞破网、打财断血,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当下,恳请各级纪委监委领导关注和重视,深入调查、严肃查处。恳请全国网友把脉问诊确诊,支招,伸张正义,捍卫法律威严,确保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神圣不可侵犯。  附发布的微博帖子全文:  @国家廉政网@贵州卫视@贵州司法@贵州省人民检察院@贵州公安 @贵州高院@贵州都市报官方微博@贵州吧@贵阳晚报@贵阳同城@公安部刑侦局@光明日报@光明网@贵阳同城  某省A市公安局办案民警王某某、应某某违法取证伪造证据制造冤假错案,三级法  院法官蒋某某、袁某某、崔某某徇私舞弊枉法判决蹂躏百姓,天理何在?法理何容?  1.2016年4月30日03时32分至4时58分与4月30日03时59分至04时53分,民警王某某在民警应某某的陪同下作为记录人在同一地点对笔者和学生张某某作询问笔录。  笔录又显示,2016年4月30日02时35分至4时20分,应某某作为记录人与民警宋某对杨某某制作询问笔录。询问笔录做假严重违规违法。  2.案件发生于4月29日晚,5月6日勘验现场,勘验时间却标注为5月3日14时41分至15时18分。落款时间和分析报告时间均为2016年7月10日(而5月9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勘验笔录只有一个民警签名,没有主办民警王某某的签名。勘验现场时是学校老师彭某某带路并开的办公室门,彭某某老师全程在场,证实现场勘验时只有两个民警,没有其他人,但现场勘验见证人却为“李某某” 。故,该勘验不仅程序严重违法,还存在与客观事实相背离,做假的情形。  3.A市受案字【2016】31号受案登记表,接报时间为2016年4月30日02时18分,接报民警为王某某、应某某。现场勘验笔录接报时间却为2016年5月3日14时25分。2016年5月1日已给杨某某送达了受案回执。何来两个报案时间?  4.现场勘验位置示意图指示明显错误。表述中的“其北邻高三六班教室”,高三六班教室在一楼,位于办公室下方。拍摄图片下方明确标注高三语文组办公室(相邻为高二(4)班教室),但未注明高二(4)班教室当时是高三(9)班教室,文字表述中也没有表述。仅表述了过道两边的教室,且二楼没有活动室。示意图及文字表述均为一楼教室方位情况。所以现场勘验严重不实,取证程序违法、造假。  5.办案说明及办案区域使用情况登记表:A市公安局民警覃某、吴某、宋某等在5月8日22:44至5月9日09:06对笔者进行询问:①将询问时间安排在午夜,且通宵达旦地询问,时间长达10个多小时,疲劳审询,违规违法。②注明对询问过程及休息时间全程录音录像,但拒绝提供,违规违法。  6.民警王某某、应某某调取杨某某关系较好的同学刘某某与王某某QQ聊天记录,多页话语被遮盖,内容不完整、真实性存疑。5月5日杨某某发送的辱骂笔者的短信 “差点被强奸”文字被遮盖。很显然,民警王某某在调取证据时有意遮盖对笔者有利的证据,涉嫌违法。  7.A市公安局以余某某的证言证明笔者对杨某某实施了猥亵,却不提取余某某的短信、通话记录。  8.校长余某某违背笔者的意愿与杨某某家属协调,书写欠条的时间是2016年4月30日,而A市公安局收集杨某某提供的欠条复印件时间竟是2016年4月29日,明显造假。  9.A市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时,未根据规定告知笔者享有的权利,处罚程序违法。2016年4月30日,副校长胡某某在牛场派出所为笔者签了担保人保证书。但A市公安局在笔者申请行政复议前就执行了处罚,剥夺了笔者应享有的权利,程序违法。  10.A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上明确载有视频监控资料证据,却拒绝提供。提供的卷宗为复印件,未加盖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蓝色印章,指印看不见,字迹模糊看不清。笔者质证发现询问笔录与所说出入很大,同律师主动申请调取卷宗原件、视频监控资料、询问讯问同步录音录相等重要证据,A市公安局不予调取。  2016年5月9日,A市公安局以上述“合法”证据对笔者作出拘留10日处罚。8月16日笔者提起行政诉讼,一审法院法官蒋某某对公安机关上述所谓的“合法”证据不排除,对所谓受害人单一陈述的合理怀疑不排除。特别是公安拒绝提供作出行政处罚的视频资料、询问讯问同步录音录相等重要证据,严重的违反行诉法的情况下枉法判决。中院高院拒绝笔者调取证据的申请,枉法判决裁定。  事实上,一、二审法院法官蒋某某、袁某某根据杨某某的陈述和余某某的证言:“曾经听到笔者承认自己采用搂抱、亲吻和抚摸(乳房)等行为猥亵杨某某”定案,这样一份无法核实真伪的传来证据,法院明显不能作为有效证据采纳。笔者在面对警察以致关进拘留所也从未自认猥亵。但却被用来认定违法事实。这与独断专行别无一二。而省高院法官催某某面对只有控告之言,没有物证、没有可以支持所谓受害人指控的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应当依法纠正一、二审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定案错误,但是却另辟新径将全案庞杂的“案发因素”(判决书上的概念)经过推理分析得出笔者不老实、诡辩,一、二审判决认定笔者猥亵杨某某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结论。三级法院推断笔者的违法事实,明显缺少起码的基本证据和事实。  敬请登陆《中国冤假错案网》查阅王建胜律师对此案作的评查报告书。捍卫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