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市 > >

  时间拨回2018年10月29日,当时的A股还处在估值底部,上证指数位于2542.1点。

  这一天,大白马股康得新公告,因未披露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当时只道是寻常。

  3个月后,康得新虚增119亿元利润的问题被撕开,也拉开了2019年上半年A股风险事件的序幕。

  21世纪经济报道研究发现,风险也并非完全无迹可寻。

  譬如,多家相关企业的2018年年报已被打出过预警: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报告。而今年上半年问题企业的分布和共同点,或正是避险“密码”。

  “非标意见”

  如果说2018年的问题企业是质押比例高企和商誉减值风险的叠加,那么进入2019年,风险点已明显发生转向。

  从数据端来看,A股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准意见的共有215家。其中被出具保留意见的有80家,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有98家,无法表示意见的有37家。

  根据记者梳理,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的依据,主要涉及以下问题:债务逾期、商誉减值的合理性、关联交易不透明、应收款无法收回、大股东占用资金、借款无法收回、审计范围受限等,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疑。

  以这215家“非标”企业为样本,基本可以管窥去年和今年以来A股的风险状况。

  从质押率维度看,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述企业的平均质押率为32.27%,到2018年年底,平均质押率32.3%。这一年,A股市场整体下行,加上金融去杠杆的影响,流动性紧张的公司,面临风险。

  之后,国资驰援、缓解股权质押风险的大幕拉开,从数据来看,质押风险有所缓解。

  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述企业平均质押率降低为31.06%,而到9月5日,该数据再次降至30.63%。如天邦股份(002124.SZ)、商业城(600306.SH),半年来质押比例下降了20%以上。

  从商誉维度看,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述企业的平均商誉为10.06亿元,2018年底,平均商誉为7.4亿元;到2019年6月30日,平均商誉为7.6亿元。

  这也意味着,2018年底,非标企业的商誉有大幅下降。与之相伴的,是让资本市场记忆犹新的商誉减值潮。在2019年农历春节前,曾有大量企业一次性计提巨额商誉,一度被市场质疑是上市公司借年报进行“财报大洗澡”。

  巨额商誉减值的典型代表如聚力文化(维权)(002247.SZ)去年计提商誉减值29.65亿元,今年年中,商誉仅剩2.76亿元;康尼机电(维权)(603111.SH)索性全额计提商誉22.7亿元。联建光电(维权)(300269.SZ)、深大通(维权)(000038.SZ)计提商誉均在20亿以上。

  “质押率问题在各种政策的纾困下有缓解迹象,商誉则是历史遗留问题,但计提商誉后某种程度上说也算降低了风险。”9月6日,一位上海的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

  但今年中报显示,在上述风险有所缓解的情况下,企业的经营状况却有所变化。

  2018年中报,215家企业中,营业总收入下降有98家,净利润下降的有125家;今年中报,营收下降的数量扩大至161家,净利润下降的数量为142家,149家企业扣非净利润亏损。

  另一个数据维度,2018年中报,货币资金平均值为13.09亿元,今年中报下降至8.14亿元。不过,经营现金流有好转迹象,去年中报平均值为859.77万元,今年中报平均值为6836.97万元。

  其中,部分企业业绩出现急剧变化,如*ST沈机(000410.SZ)中报亏损14.1亿元,同比下降5685%;*ST信威(600485.SH)中报亏损155.5亿元,同比下降3365%。

  新趋势

  4月29日,康得新发布2018年年报,不仅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而且被独董轮番质疑,存在多处造假嫌疑。

  围绕122亿银行存款的去向,时至今日,都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答案。之后,康得新被证监会认定四年虚增119亿元,或被强制退市。

  此后,坐拥18亿现金而取消6000万分红的辅仁药业(600781.SH),曾被外资买爆的大族激光(002008.SZ)被疑欧洲研发项目存在信披不实。

  除了康得新,*ST欧浦(维权)(002711.SZ)也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2018年报显示,*ST欧浦涉诉金额达33.6亿元,生产经营基本停滞,内部控制失效,于今年2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今年中报,该公司净利润下滑144.5%。

  獐子岛(维权)(002069.SZ)早在2014年就因业绩巨亏而被疑造假,这些年,“扇贝逃跑”愈演愈烈。2018年,其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为-15.4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 87.58%,2019年度需要偿还的借款额达25.76亿。今年上半年业绩跳水,净利润亏损2359万元,下跌261%。

  2018年,雏鹰农牧流动性危机爆发,对一笔5亿短期债务,提出利息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被传为笑谈。当年,雏鹰农牧亏损额达到38.6亿元,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2019年,雏鹰农牧深陷债务泥潭无法自拔,上半年负债合计达到185.3亿元,净利润再亏15亿元。无力回天的雏鹰农牧最终因股价低于1元而被退市。

  今年上半年,还有一批因实控人被拘而在资本市场“声名大噪”的公司,记者同样在这份非标名单上看到他们身影:冯鑫的暴风集团(维权)(300431.SZ)、罗静的博信股份(600083.SH)、黄作庆的ST天宝(维权)(002220.SZ)、张朋起的*ST鹏起(600614.SH)、钟玉的*ST康得(维权)(002450.SZ)。

  市场反馈机制成熟

  针对上半年资本市场的情形,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慨叹问题的频发,缘何问题公司在今年上半年较多?

  一位资深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去年以来金融去杠杆,一些公司通过股票质押、融资融券进行二级市场投资,但由于去年股市下行,投资收益大幅下降,导致公司现金流短缺。”

  市场反馈机制正在逐步成熟。截至9月6日,A股市场共有8只股票面值低于1元,分别是雏鹰农牧、*ST华信(维权)(002018.SZ)、*ST印纪(002143.SZ)、金亚科技(维权)(300028.SZ)、*ST大控(维权)(600747.SH)、*ST神城(维权)(000018.SZ)、*ST华业(维权)(600240.SH)、*ST欧浦。

  按照沪深交易所相关上市管理规定,如果公司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公司股票将会触及“面值退市”红线,交易所将对股票采取强制退市处理。

  其中,雏鹰农牧和*ST华信已经被确认退市,*ST印纪已经提前锁定面值退市,其连续17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在剩下的3个交易日内无法回到1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上述企业2018年年报无一例外不被出具非标意见,另外17只股价低于1.5元的个股,也无一例外不在非标名单中。

  尽管上半年问题公司较多,但对于下半年的市场状况,前述券商人士表示乐观。

  “有些公司为了完成业绩考核,确实做了手段粉饰财务,但下半年还会不会这样?我认为不会,随着监管的加强,未来这种现象会减少或者说被遏制住。”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