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市 > >

  时隔近5年,券商结售汇资格扩容,透露怎样的信号?

  资本市场再现重磅消息。继2014年11月国泰君安证券首获结售汇业务试点资格之后,时隔近五年,券商结售汇业务试点资格名单扩容。

  9月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消息称,为促进非银行金融机构外汇业务发展,日前批准中信证券、华泰证券和招商证券等3家证券公司结售汇业务试点资格,允许其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开展自身及代客即期结售汇业务,并按规定参与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

  1

  三家试点券商积极回应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告,开展证券公司结售汇业务试点,有助于促进国内证券公司本币和外币业务均衡发展,加快培育国际一流投行,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有助于扩大外汇市场参与主体,丰富外汇交易品种,进一步提升外汇市场的深度、广度和活跃度,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

  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下一步,将指导试点机构稳妥有序开展结售汇业务,适时总结试点经验,研究扩大外汇市场参与主体,促进非银行金融机构外汇业务健康发展。

  9月5日晚间,中信证券、华泰证券和招商证券也相继发布相关公告,对此作出回应。

  “公司获得结售汇业务试点资格,目前相关业务正在积极、有序推进中,具体进展待后续公示。”中信证券相关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随着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加速推进,各类机构投资者跨境投融资活动持续增多,相应的汇率兑换和风险对冲需求也不断增强。华泰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开展结售汇业务既是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更是服务客户跨境投融资业务的重要保障,有助于促进公司本币和外币业务均衡发展,更好服务于资本双向流动需求。公司将以此为契机,增加资产配置品类,丰富自营业务投资品种及交易模式,促进传统自营固定收益业务向FICC(固定收益证券、货币及商品期货)一体业务转型,努力搭建全品种、全币种综合金融服务平台,进一步加快国际化发展步伐。

  “招商证券获批结售汇业务资格,有助于公司通过布局境内外外汇市场,推进国际化进程,加速公司向国际化一流投行迈进的步伐。同时,公司进入外汇市场还将进一步提升外汇市场深度、广度及活跃度,促进外汇市场健康发展。后期公司将以自营业务为切入点,并在监管允许范围内稳步推进代客业务。”招商证券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2

  国泰君安先行先试

  据了解,早在2014年11月,国泰君安证券便获得国家外汇局批复的结售汇业务经营资格,成为国内首家获得该资格的券商。而此次3家券商获结售汇业务资格,显然意义重大。

  有相关专业人士告诉记者,这是时隔近5年后,非银金融机构结售汇业务资格首次扩容,“不排除未来将开启不断扩容的步伐”。

  实际上,国泰君安证券在2014年获得结售汇试点资格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未开展客盘结售汇业务。

  “作为国内证券行业中首家获得结售汇业务经营资格的证券公司,国泰君安证券自2014年四季度获批资格并启动包括结售汇业务在内的外汇业务试点经营以来,在坚持稳健合规发展的前提下,始终积极在证券公司外汇业务领域进行尝试和探索。经过多年来的持续投入和努力,目前公司外汇业务体系初见端倪,不仅自身业务逐步发展成长,也为后续其他证券公司参与外汇业务以及证券类机构外汇业务监管积累了有益的经验。”国泰君安证券相关发言人告诉记者。

  众所周知,国泰君安证券FICC业务处于行业龙头地位,而在如今券商寻求差异化发展的情况下,其FICC业务地位更加突出。国泰君安在半年报中介绍,外汇业务方面,公司基于牌照的先发优势,稳步开展银行间人民币外汇自营交易和外币对交易,继续分阶段推动代客外汇买卖业务,已初步搭建完成证券公司客户外汇账户体系。

  “在衍生品及 FICC 业务方面,首批取得跨境业务、场外期权一级交易商、信用衍生品等业务资格,在行业中首家成为外币对市场会员,在沪深交易所发行了首单信用保护工具,外汇、大宗商品及贵金属业务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外汇业务方面,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和人民币外汇市场 ESP 交易分别进入前 60 强和前 10 强;成为银行间外币对市场会员,多币种外汇业务品种和模式进一步丰富;客户外汇买卖业务已开始试运行。”国泰君安证券在2018年年报中介绍。

  “此次试点经营范围的扩大,标志着证券公司外汇业务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作为一个处于发展初期的细分行业,在我国资本项目可兑换稳步推进的宏观背景下,证券公司外汇业务将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国泰君安证券交易投资业务委员会总裁罗东原表示,“在加快对外开放所带来的新竞争格局下,外汇业务因其对于证券公司各类业务跨境和跨币种发展所起到的‘枢纽’功能,更能够有效助力头部券商国际化经营发展、应对外资同业竞争和实现全面经营转型。”

  3

  加码重资产业务

  有专业人士表示,当前国内证券行业正处在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对于头部券商来说,能否实现从传统的证券经纪商、自营交易商向综合金融服务商和现代投资银行成功转型,对于保持行业优势地位至关重要,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各家机构能否适应境内外资本市场深度融合和行业加快对外开放所带来的新竞争格局。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赵然和庄严在此前行业深度分析研报中指出,券商的FICC及其衍生品经营牌照有待放开。他们认为,券商普遍具有外汇市场经营牌照,但只允许从事外币证券经纪业务、外币证券承销业务和外币资产管理业务,不允许从事外币自营业务和外币衍生品做市业务;而银行的外汇经营资格较为齐全,这使得外汇市场基本由银行业主导,证券业的市场份额偏低。

  显然,此次结售汇业务试点的扩容,包括近期两融指标的扩容、调高大型券商短融余额上限、支持大型券商发行金融债券等措施来看,券商板块利好消息不断。

  “要引导长线资金入市(调整券商风控计算标准、放宽两融标的)、防范化解风险(允许头部券商增发短融、扩大金融债),都需要允许券商加杠杆,体量提升、重资产业务布局完善将是最终的成果。”某大型券商资深非银分析师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