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

安徽省立医院原院长袁华音、原后勤副院长侯其中的官路历程揭秘  袁华音是安徽省立医院眼科医生,五十出头才由一名普通医生一下子被提拔为副院长,可谓是老后起之秀!他是如何由一名普通医生一下子当上副院长的呢?据省卫生厅的人说,袁华音和当时省卫生厅的一名权姓女副厅长关系好,女副厅长的爱人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所以袁才能一下子由一名普通医生被提拔为副院长;并在后来能越过在他之前就当副院长多年的副院长,当上正书记、正院长;而且在六十岁该退休时,不但不退休,反而又延长书记、院长两年!  据知情人说,袁华音是个官迷,袁在程永福当院长时就想当医政科长,程没答应,袁因此对程耿耿于怀!  袁华音是在六十岁时该退休不退休,反而又延长书记、院长两年后,才退休、下台的。可是,他对这份官职仍恋恋不舍,又搞了个省立医院名誉院长的名头挂在身上,让人忍俊不禁!  省立医院原后勤副院长侯其中则是一位王怀忠式的、带有点传奇色彩的人物。侯在省立医院劳动服务公司此次石礼忠贪污案之前的前一起贪污案中就曾受到过调查,并被从省立医院后勤副院长的位置调离省立医院到省卫生厅科技处。不过,贪污问题被其侥幸逃脱。据当时省医到侯其中老家对侯进行调查的人回来说,侯的老家是肥东店埠附近农村的,只念到小学三、四年级的书,后来,当过兵又退伍回到老家农村。觉得在农村种地没出路,又找到在某农场当领导的原部队上级,在农场送信,后到了省立医院。到省立医院时,侯还是工人身份。在社会上混迹多年后,侯总结出了一套社会经验,那就是拍马屁、舍得在领导身上花钱,当上官后再捞;并形成了一套善于伪装、欺骗、说谎、拉拢人的圆滑处世技巧。所以,虽然侯出身卑微,既无学历,又没有文化,但却在省立医院,几年间,由工人身份转为干部身份,并战胜有文化、有学历的人选,当上保卫科长,进而当上后勤副院长。当然行贿领导是他成功的最大秘诀!因为为谋求官职,战胜比他更符合条件的有文化、有学历的人选,他要花不少钱,所以当上官后必然要大捞特捞!尤其是当在此次石礼忠贪污案之前的前一起贪污案时搞他的领导下台后,他想要从省卫生厅科技处回到原来省立医院后勤副院长的位置,找人、拉关系,肯定要有很大的开销,回到省立医院后勤副院长的位置上后,更要大捞特捞!但正因为他既无学历,又没有文化,虽然他当副院长比他人早,但后当副院长的人、或当了正院长、或副院长排名在他前面,他始终是排名最后的副院长。省立医院的人都知道他没学历、没文化,官是买来的,都瞧不起他!  说起侯其中没文化,还有一个让人捧腹的笑话。合肥税务局的人经常来省立医院劳动服务公司查税,他们在一张发票背面,看到侯写的一行字“经于袁院长研究,由服务公司会记报销。”短短的一行字,写了两个错别字,与写成于、计写成记,可见其文化程度的低劣!税务局的人说,省立医院,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怎么搞了这么一个文盲当院长!知识分子就是太清高,不会拍马屁,行贿领导!  侯其中这样一个出身卑微,既无学历,又文化低劣的人,在省立医院这样一个知识分子成堆地方,几年间由工人身份转为干部身份,并战胜有文化、有学历的人,当上科长、副院长,靠的是什么?那就是行贿领导,拉拢他用的着人,所以说他是王怀忠式的、带有点传奇色彩的人物,只是他爬不到王怀忠那么高!  侯其中的老婆韦升香(原在省立医院劳动服务公司上班,已退休)也是个善于伪装、欺骗、说谎、拉拢人的高手。她常和人说,她是在肥东师范念的书,六零年闹饥荒,没毕业就辍学了;后八几年,肥东师范在报上登了一则通知,说像她这样辍学的,可在规定期限内到校领毕业证,过期无效;她知道消息晚了,错过了期限,没拿到毕业证书,太冤了,不然她也就转为干部身份了;搞得大家都信以为真,替她惋惜!后来,有人问过肥东师范的人,没有这回事,更不会有过期就不发证这样的事;而且即使发,她该拿的也是肄业证,不是毕业证;况且,学校保存有每个学生的档案底根,上面有每个学生的家庭住址、联系方式,学校会通知到本人的,不会有因有人未见到报上的通知、未在规定的期限内到学校领证、过期就不发证这样的事!再者,像她所说的这种情况,发不发毕业证、肄业证,是国家和教育主管部门统一研究决定的,该发给谁、该发什么样的证书,按名单,证书是事先就统一制作好了的,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拿,今年来拿和明年来拿有什么区别吗?你没在该校念过书,名单中没有你,就没有你的文凭,你什么时候也拿不到!文凭证书是学生在学校学习经历和修业成果的证明,怎么可能会像车票一样过期不来拿,就作废了呢!有什么必要作废,又怎么可能作废的了呢!可见其一直在说谎!韦升香为了能转成干部身份,一直和人事科何德全的爱人关系处得很好,可见其是多么地工于心计,多么地用心良苦!但不符合规定谁也办不了!  有一件让大家感到奇怪的事情:每当大家在一起闲谈时,每人都说自己的老家是哪里哪里,每当人问起韦升香的老家是哪里,韦总是岔开话题,避而不谈,只知道她老家是肥东店埠附近农村的,大家总觉得怪怪的!后来,从省医当时在侯其中老家对侯进行调查的人反馈的消息中,大家才知道原委,原来韦升香是冒名顶替一名巢湖下放知识青年的名额,从农村上来的,按政策,被发现、查出后,是要被退回农村的!正因为有这么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侯其中、韦升香怕说出老家的地址,被人了解到这么一段见不得人的隐私,冒名顶替的事被发现、被查处,所以他们讳莫如深、从不和人提他们的老家是哪里,可见他们是多么地工于心计,多么地用心良苦!  据知情人说,当年袁华音、侯其中在得知省立医院现副院长当时的劳动服务公司经理石礼忠被合肥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秘密带去审讯的消息后,异常焦急,急忙伙同他人,疏通关系,打通环节,第二天便把石礼忠救了出来——这便是当时负责对石礼忠进行审讯的反贪局的人所说的,石礼忠在被审讯时,交代了许多材料,把哪些人拿了多少钱都写出来了,他们准备立案的,当时的省立医院的院长们抱成团找到当时的检察长,当时的检察长不准他们立案,他们搞不下去,只得把石礼忠放了!袁华音、侯其中为什么不积极配合反贪局对石礼忠进行调查,而是公然对抗国家的法律把石礼忠救出来呢?大概是因为他们拿了钱了,再不把石礼忠救出来,下一步就要轮到他们被抓了!  【恳请安徽省立医院当年到侯期中老家对侯进行调查的同志以及其他了解侯其中、韦升香详细内情的同志、尤其是侯其中、韦升香老家的同志,能否把侯其中是如何从老家农村到的某农场,是如何到的省立医院,是如何由工人身份转为的干部身份,是如何当上的科长、副院长,是如何由省卫生厅科技处又回到的省立医院;尤其是侯其中的老婆韦升香是如何冒名顶替一名巢湖下放知识青年的名额从农村到的城市——公布出来,以满足广大网民对侯其中、韦升香瞒天过海、欺世盗名、弄虚作假、投机钻营历史的猎奇、探秘要求和了解侯其中、韦升香更多内情的要求!以飨广大网民!本人掌握的信息有限,不认为确实可靠的信息不敢上传,如据说侯其中到的是华阳河农场、当时的场部在现合肥工业大学北区(原安徽工学院)等都未敢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