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

本文原标题:寻找1960年在贵阳豺狗弯收容所失散的兄弟

本网今日讯 我叫符佐良,汉族,74岁,现住贵州省大方县红旗小区一组团19栋B单元501。原住理化区法沙乡偏坡村。电话:18984724861   1960年粮食难关时,我有两个弟弟,大弟叫符佐才(小名老幺,6岁),小弟无学名(小名叫老满,4岁)。1960年5月我父亲病故,母亲生病。60年暑假期开始(7月底),我有一个舅舅叫吴敏,家住贵阳市,他在贵阳市甘阴溏粮食仓库工作。写信给我母亲叫我放暑假后带两个弟弟去贵阳和他家住,他帮我母亲抚养我两个弟弟。谁知当时去到舅舅家时,舅舅不在家,在单位上班,只有舅妈在家就给我出了一个主意,叫我把两个弟弟送去贵阳市豺狗弯收容所,收容所他们会给弟弟们饭吃。当时我才14岁很无知,就信以为真,就把两个弟弟送去豺狗弯收容所(当时收容所有记录)。   第二天,我就给收容所的警察干事们请假出来,把两个弟弟放在收容所里,就回大方到毕节读书。谁知不到一个月,贵阳市公安机关就把我大弟弟符佐才送回大方。当时我们问我大弟弟:“小弟老满呢?”当时符佐才说:“是收容所里医务室的工作人员把老满带去医务室后立即回来就给我说:‘你弟弟死了。’”   几十年来因忙于生活奔波。直到我退休后,心才安静下来,慢慢一想:60年7月底,老满是被收容所医务人员带进医务室后,随后就来通知符佐才说我小弟弟老满死了,他们当时为什么不带大弟老幺去看老满的尸首呢?后我一想,可能是那位好心人或许是无儿无女的人带去抚养作儿子带。故不愿叫符佐才去看。   多年来,曾多次托人帮忙找小弟老满的下落,却杳无音讯。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