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动 > 新闻 > >

本文原标题:吉恩镍业重整遭血洗:一场国有资产和中小投资

本网今日讯   2019年3月21日,一张姗姗来迟的重整公告将之前已经处于炼狱中煎熬的吉恩镍业中小投资者彻底打入了深渊。按照该重整公告,所有现有持股人将现面临10:1的缩股,而后按照10:38的比例转增股本,共转增6.23亿股,其中引入投资人出资12亿受让4.43亿,另外1.8亿股用于偿还债务。

  简单来说,这也就意味着按照吉恩镍业在三板重整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1.18元计算,缩股并转增除权后,每股复权价变成0.245,秒亏79%。而按照2017年暂停上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6.74元计算秒亏96%,而引入投资方中泽集团则仅仅以12亿元就轻取了国内镍采矿冶炼巨头吉恩镍业56.6%的控股权(中泽间接对吉恩镍业持股比例39.56%)。这场无耻的饕餮盛宴之后,伤害的不仅仅是中小投资者,吉恩镍业控股股东吉林省国资委也面临着巨大的国有资产流失。那么,谁又是吉恩镍业退市以及明显有失公允的重整方案的幕后黑手和推动者,抽丝剥茧,吉恩镍业管理层重要领导和吉林市中院领导逐渐浮出水面。

  首先,吉恩镍业的退市,主要根源在于领导层的低能力和不作为,有色金属价格低迷只是一方面原因,主要表现有如下三个方面:

  1,管理企业能力低下,对比同为镍产业头部企业的金川集团仅在2015-2016两年度亏损,在有色金属价格走出低迷的2017年和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分别实现盈利11亿和31亿,而反观吉恩镍业从14年亏到18年,且越亏越多。

  2,对外投资能力低下且胆大妄为,在有色金属价格高位期间,连续举债大手笔高位并购海外矿产,并无法形成生产能力和盈利能力,成为日后连续亏损的渊薮之一。而同样是海外并购,金川集团并购的南非项目则早已收回投资并形成盈利。

  3,高息举债,部分债务利息年化甚至接近国家法定借款利率上线,近乎高利贷,结果造成了后续的财务成本激增,2015-2017三年财务成本高达十几亿元,什么样的企业不被这样的高利贷压垮??

  而在吉恩镍业因为连续亏损两年进入停牌期间近一年时间,没有任何积极的手段去挽救上市公司,而是将对公司后续经营具有重要意义的加拿大镍矿低价甩卖,而后静观公司退市。

  其次,在吉恩镍业退市过程中,吉林市中院相关领导也涉嫌违法违规,先是不受理,而后又推脱材料不足需要补充,硬生生拖了九个月,将吉恩推到了退市的时间点,其动机极有可能是与管理层和利益集团相勾结,待退市后低价完成重整,以侵吞国有资产和中小投资者利益。

  再来看引入投资方中泽集团,通过天眼查得知,该企业官司缠身,纠纷不断,商誉极差,截至目前共33个法律诉讼,1个开庭公告,4个法院公告,1个被执行人,2个股权出质,1个被强制执行通告。这样的一个无良无信的老赖企业就是吉恩镍业现管理层和吉林市中院“精挑细选”出来的“唯一”且“合规”的投资方。

  即使这个重整方案本身也是漏洞百出,方案中指明吉恩镍业全部资产评估值42.9亿元,而据吉恩镍业之前的公告,仅在2018年3季度,吉恩镍业资产还有130多亿之多,短短数月,近百亿资产灰飞烟灭不知所踪。

  按照吉林中院和吉恩管理层“力推”的中泽重整方案,吉林省国资委在昊融集团中的国资部分将全部丧失,其在吉恩镍业中的国资股份也将在已经巨幅缩水后又面临80%的亏损。可以说,按照中泽方案,国资将荡然无存,红旗岭上的吉恩镍业,将不再属于国家,当然也不再属于中小投资者,而是属于一群蛀虫和既得利益者。如此重整,称之抽筋吸髓也不为过,若能获批通过,实乃世界证券史的奇闻,也是国资委的最丑恶败笔。

  仅对此次中泽重整十问吉恩镍业管理层并吉林市中院:

  1,投资人引入是吉林吉恩镍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恩镍业)重整工作的重中之重,请问这重中之重是因为缺钱还是缺经验,为什么大股东宁可让出控股权也要引入投资人,如果是缺钱,可以每股1块钱配股再10股缩成1股岂不是更好,如果是缺经验,中泽公司能帮助公司干些什么?

  2,前年吉林省国资委申请破产重整,也引入了投资人,为什么被管理层逼退?当时的理由是重整重组无法按要求在17年底完成,为什么现在拖到19年还可以?

  3. 公司说让渡损害了股民的利益,但10:1缩股后大比例的转增再让外来投资者以0.27元(前复权)受让(退市前股民的成本是68元每股)就没有损害股民的利益吗?

  4. “进入重整程序后,管理人与公司一直多方寻找战略投资人和财务投资人,先后前往全国各地,主动与多家大型央企、地方国企和国内硫酸镍、动力电池等领域的知名企业进行接触和沟通,希望其对吉恩镍业实施战略投资;同时与多家资金实力雄厚的财务投资人进行接触,希望其为吉恩镍业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吉恩镍业恢复正常生产经营”。谁都知道,吉恩镍业之所以退市,就是管理上出了问题,请问管理层,为什么只让别人出钱,不让人家参与管理,这算不算给央企进入设置障碍?

  5. 现在都在讲公开公正透明,就是政府采购企业招标都要求有3个以上的投标者,只有中泽公司投票并且漫天要价,这还谈得上公平公正吗?

  6. “根据管理人与投资人签署的协议以及重整计划草案的有关规定,投资人受让上述股份除了需要支付的直接对价 12 亿元资金外,实际还需在重整后提供足额资金支持吉恩镍业建设新增项目,承担吉恩镍业重整后保留债务的清偿责任,以及提供资金为吉恩镍业债权人提供回购安排,所需支付的资金预计超过 35 亿元”。能不能把管理人与投资人签署的协议公开让大家看看,为什么不可以规定投资人出35亿以获得4.4亿转赠股份,投资人现在该出的时候不出,以后会以何种理由再出21个亿?

  7. 银行对吉恩100多亿债权只换得1.8亿股,而中泽公司12亿投资得到4.4亿股,如此损害银行利益,管理层还有信心重整以后再度获得银行贷款支持吗,是不是以后再也不用跟银行打交道了?

  8. 长油重整前30亿的股本,欠银行也是100多亿,在退市整理板股价跌到8毛3,长油重整很好地保护了股民和银行的利益,长油重新上市后建行和招行马上各授信50亿;吉恩现在股本才16亿,欠债也是100来亿,请问吉恩的管理层,看过长油的方案吗?

  9. 请问吉恩的管理层,每股净资产1元是重新上市的标准吗?每股净资产1.52元的创智重新上市了吗?每股净资产0.75元的长油又重新上市了吗?还有,管理层不把心思放在经营管理上,为上市而上市还有必要吗?

  10. 大连博融和中泽公司有关联关系吗?吉恩前管理层和大连博融有关联关系吗?吉恩前管理层和中泽公司有关联关系吗?吉恩现管理层和大连博融有关联关系吗?吉恩现管理层和中泽公司有关联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