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
  • 从影展到院线 资本竞逐中小成本影片


    发布时间:2019-12-02 18:34

  •   从影展到院线 资本竞逐中小成本影片

      作者: 葛怡婷

      一部无话题、无流量、全程方言对白的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却从后期制作到宣传发行,得到了十余家一线电影公司支持。

      这个发生在河北村落的故事,主角是两个年届六旬的农民,所有演员均为素人。今年4月,《平原上的夏洛克》入围北京国际电影节项目创投单元,7月入围FIRST青年电影展并拿到最佳电影文本奖。从获奖到全国公映不到半年时间。

      公映前夕,经过一轮超前点映的口碑发酵,刘德华、管虎等资深电影人点赞传播。11月29日,《平原上的夏洛克》首日排片占比达到7.1%。低成本剧情片从参与创投到完成后期,从影展拿奖到院线公映的路径,似乎变得通畅起来。

      以FIRST影展过往获奖影片为参照,《老兽》与《四个春天》首日排片率为2.1%,《北方一片苍茫》首日排片率仅为0.4%。相比而言,《平原上的夏洛克》首日排片表现不错。不过,在引进片《冰雪奇缘》、《利刃出鞘》和葛优主演的《两只老虎》等夹击之下,影片第二天排片占比跌至3%以下。

      截至12月3日19时,《平原上的夏洛克》票房累计突破846万元。猫眼专业版预测其最终将收获近千万票房。从数字来看,它与那些投资高昂、制作庞大的商业大片无法比拟,也远不及去年此时“黑马”《无名之辈》收获的近8亿元票房。但比数字更重要的是,它向中国电影市场和创作端释放出一种信号,好的故事、好的作者是稀缺品,即便在行业不景气的时候,也有被资本竞逐、被电影公司挖掘和扶持的可能。

      华北农村的侦探故事

      梳理《平原上的夏洛克》的出品方可以看到,影片主控方之一是北京文化,这家公司在过去几年通过主控《流浪地球》、《无名之辈》等影片备受关注,另一家一怡以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无名之辈》导演饶晓志所创办的影视公司,他也是《平原上的夏洛克》监制。在联合出品方一栏,因操盘《巨齿鲨》而声名鹊起的CMC Inc.华人文化成员企业引力影视位列其中。

      《平原上的夏洛克》是在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被大多数影业公司注意到的。这部作品入围了项目创投WIP单元,即“制作中项目”,当时导演徐磊已经完成了大部分拍摄工作。影片讲述了一个“土法”探案的故事:村民超英翻修新房,朋友占义、树河前来帮忙,不料某天树河因意外车祸重伤住院,警方办案一时无进展,为了给树河讨回公道,超英和占义决定联手寻找真相。

      故事的灵感来自徐磊所经历的真实事件:亲戚因车祸住院,家人却迟迟不报警,因为不定性为刑事案件,“新农村合作医疗能报销八成医药费”,假如报警,案件不一定能够顺利侦破,医药费也无法报销。最后他们选择先自行破案,再报警。“虽然看上去这个选择荒诞、拧巴,但符合他们的处境。”徐磊将这一见闻编排进了自己的处女作,为了节约拍摄成本,他请父亲出演影片主角超英,母亲也在片中饰演一个小角色。

      为了拍摄影片,北漂多年的徐磊将带着困惑回到家乡,他对故乡人情社会的结构感到好奇:人们都已经自身难保,却还要为他人的生计操心,这与城市文明中原子化的生存方式形成鲜明对比。他也想借这部电影扭转人们对农村人愚昧的印象:“在农村,自私或者是品格很低的人是无法生存的,因为许多无法一个人处理的事情,比如婚丧嫁娶,都需要人们互帮互助。这种人情味、团结和互帮互助我觉得是好的东西。我想讨论的是,人情社会真的那么糟糕吗?和无情社会相比,是否还是好一些。”

      在这个一波三折、悬念丛生的故事当中,徐磊塑造了一对有情有义、个性鲜明的兄弟,正如影片的英文片名“Summer Detective”一般,超英和占义在炎炎夏日化身侦探,如同华北平原上的夏洛克和华生,执拗地寻找真凶,他们处处碰壁,头破血流,也闹出不少笑话,却从未放弃为朋友讨回公道。在他们身上,人们看到了那些被忽视和遗忘的品格,比如仁义、承诺、诚信。在讲述一个好看、有趣故事之外,徐磊也没有放弃对乡村日益凋敝的描摹和思考,在细节处铺陈他对即将逝去的乡土人情的叹息。

      中小成本影片出圈

      《平原上的夏洛克》因其闪光的幽默感、流淌的人文气质吸引了多家电影公司注意。作为北京国际电影节项目创投单元复审评委,饶晓志被徐磊作品中展露的才华所打动,相似的成长背景和审美趣味让二人很快达成合作。“这个电影最打动我的是,它很中国,中国人身上的质朴、狡猾等得到了比较充分的展现,也是这些人物的可爱之处。”饶晓志说。

      在引力影视总裁应旭珺看来,《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一部对观众友好的影片,虽然讲述的是一个比较沉重的故事,但包含了幽默元素,表达不晦涩,观影门槛不高:“有一些需要加工和精进之处,但故事框架非常好,在极其艰苦的拍摄条件下拿出这样的作品,挺了不起的。”

      据应旭珺回忆,在接触这一项目并决定迅速跟进之时,同时有多家大电影公司与该片导演徐磊洽谈合作。“由此可见,对优质的内容和有才华的导演,大家眼光一致;在优化的成本结构下拿出高质量的作品,也是每一家电影公司的追求。”

      因此,引力影视最后作为联合出品方介入这一项目,除了财务投资之外,从音乐、创意、宣发等方面,为《平原上的夏洛克》提供建议和资源支持。在应旭珺看来,即使影片最后票房表现并不那么尽如人意,也不会觉得特别遗憾:“这部电影触达了普通观众,在相当一部分人当中产生了共鸣,也将这位有才华的导演推到了更多人面前,这已经是一种胜利。”

      近几年,多部小成本影片成功出圈,从过去停留在影展小规模放映,到如今能够进入院线抵达更广泛的人群。基于国际电影制片经验,应旭珺注意到中美电影市场现阶段的不同特征,美国倚赖系列大片赢得北美和全球市场,中小成本影片很难有较好市场反馈,资本规避风险,美国大制片公司投拍中小成本剧情片的比例越来越少,结果是内容模式化和创意枯竭。

      反观中国市场,中国观众的审美正在迅速提高,从制作端而言,《流浪地球》、《红海行动》等对工业水平要求较高的类型片发展迅速,另一方面,好导演加好故事,能够在中低成本情况下,创造出优质的电影作品。《无名之辈》、《我不是药神》等影片都说明了一个现实,当影片在社会性、艺术性和商业性达到好的平衡点时就可能爆发。

      “电影本质不是靠高成本、大明星就能够拍好了,本身还是要靠故事、讲故事的方式以及人物取胜。中国电影处于这样的发展阶段,无论是历史文化还是现实生活,蕴藏着许多值得被讲述的故事。所谓的寒冬之中,其实大家还都在拍电影,都在寻找和开发优质的项目。”应旭珺说。

      应旭珺向第一财经表示,引力影视目前正按照这种趋势进行战略规划,一方面继续发挥国际制片优势发展商业娱乐大片,比如《巨齿鲨2》正在顺利推进当中;另一方面扶持那些能够输出优质内容的中小团队,导演或者编剧。“电影不可能永远墨守成规,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需要突破和创新,才能给电影艺术带来源源不断的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