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

  轻描淡写瞒天过海,交易所要细细盘查,养元饮品旧账待考

  来源:富凯财经

  猛砸广告收效甚微,明星代言无力回天,各级渠道隐藏多大隐患?

  近日,养元饮品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了上交所对半年报的问询。根据此前养元饮品所公布的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养元饮品的营业收入34.57亿元,同比下降16.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0.25亿元,同比下降9.1%。

  对于业绩的原因,养元饮品在财报中指出是因公司主动调整各级渠道的库存导致。然而正是因为库存问题而遭到上交所的问询,上交所要求养元饮品披露2019年上半年分月度销售数据,以及2017年和2018年可比月度的销售数据及2018年对经销商销售产品的最终销售实现以及退换货情况。

  养元饮品的存货到底藏着怎样的故事?

  压货催销被问询

  在养元饮品提及业绩变脸的原因时,称主要是“公司主动调整各级渠道的库存导致”。那什么叫“主动调整各级渠道的库存”呢?有分析认为,这一切可能是公司存在2018年向经销商大量压货的情况所导致的。

  为此,上交所要求养元饮品补充披露,“主动调整各级渠道库存”的具体期间、主要内容、原因和合理性;2019年上半年分月度销售数据,及2017年和2018年可比月度的销售数据;截至报告期末,2018年对经销商销售产品的最终销售实现及退换货情况;结合2018年末经销商的库存及最终销售实现情况,说明2018年是否存在向经销商超正常压货以增加销售额的情形等。

  要知道,养元饮品的销售模式是以经销和直销为主。上半年这两个销售渠道的销量都不如人意,具体数据显示,经销渠道的营业收入33.39亿元,同比下滑17.48%;直销渠道营业收入1.17亿元,同比微增0.7%。而第一季度,经销渠道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3.34%,直销渠道同比增长17.59%。

  除此之外,养元饮品的七大销售区域的销售收入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数据来源:养元饮品2019年半年度经营数据

  要知道,在2018年养元饮品的几个区域只有华南地区营收下滑,为-9.76%,其他地区均有所增长,西南和东北地区还呈现双位数增长,分别为14.08%和9.76%。

  广告也无法拯救

  与养元饮品的业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销售费用,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增长11.21%至5.32亿元,公司表示主要是广告费同比增长。其中,广告费和市场推广费分别为2.15亿元、8845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63.11%、9.94%。

  然而,这么大的广告投入也没有带来销售长,截至6月30日,该公司的预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9.39亿元,较上年年末下降20.03%;存货账面价值为8.2亿元,较上年年末增长8.42%。预收账款减少,存货增加,部分说明养元饮品的产品卖得并不好。而且,该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同期减少了5.98亿元,同比下降60.83%。

  事实上,最近三年养元饮品的营业收入一直徘徊不前。2016年和2017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9.0亿和77.4亿。2018年,养元饮品宣布明星王源成为新的代言人,但也未能提振业绩。虽然2018年业绩稍有增长,实现营业收入81.4亿元,但与2015年相比仍有差距。

  对此,上交所要求养元饮品说明广告费和市场推广费的具体明细情况及在营业收入下降的情况下,销售费用同比增加的原因及其合理性。

  可最令人意外的是,该公司发布的2019年上半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交易性金融资产中理财产品余额为83.02亿元,银行理财产品余额为11.87亿元,二者合计94.89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达68.61%。

  就此,养元饮品在公告中称:“公司使用自有资金进行现金管理是在确保公司日常运营和资金安全的前提下实施的,不影响公司日常资金的正常周转需要,不会影响公司主营业务的正常发展。通过对暂时闲置的自有资金进行适度、适时的现金管理,有利于提高公司自有资金使用效率,且能获得一定的投资收益,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公司整体水平,为公司和股东谋取更多的投资回报。”

  话虽看似有些道理,但业绩不如意,股价也从今年4月1日的最高价41.16元跌至9月2日的最低价28.8元。如此耗资购买理财产品,实在难以服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