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
  • *ST印纪退市成定局


    发布时间:2019-09-05 22:57

  • 本文原标题为:*ST印纪退市成定局 市场炒作“1元股”风向突变

    证券时报记者 孙亚华

    9月5日,*ST印纪封死跌停,股价报0.67元/股,卖一封单逾74万手。这是*ST印纪自8月15日以来,连续第16日交易价格低于1元,按目前0.67元每股计算,哪怕后面4个交易日连续涨停,收盘股价也无法收复1元。而按照深交所有关规定,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公司将会被暂停上市,这表明*ST印纪将成为第4家“面值退市”股。

    结合此前几只“面值退市股”的轨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投资者对“1元股”的投资风向正悄然生变。从第一家中弘退到目前的*ST印纪,资金搏傻程度越来越平淡,游资已不愿“刀口舔血”。

    *ST印纪9月5日晚间称,公司管理层正在与相关债权人积极协商解决债务违约相关事项,目前公司已收到中国民生银行2019年9月4日出具的债务和解意向函,同意公司申请破产和解,同意公司在破产和解中通过多种方式清偿债务。

    影视传媒第一股

    为何面临退市?

    曾经市值高达400亿元的影视股龙头,*ST印纪如今市值仅为11.86亿,市值缩水逾96%。在高光时刻,*ST印纪曾跃居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之上,成为影视传媒第一股。公司实际控制人肖文革也曾问鼎“川股首富”。

    *ST印纪先后投资、制作或发行了《钢铁侠3》、《长安十二时辰》、《无人区》、《北平无战事》等多部国内外知名影视作品。

    为何屡次投出热门影视作品的昔日影视股龙头会落得如今面临退市的境地?

    在内部原因上,*ST印纪自身经营不善且债务危机持续威胁。公司实控人肖文革早在去年末就被多家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ST印纪董事会在半年度经营评述中称,由于与交易对方确认收入分配尚需时间,公司参与投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收入与投资收益尚未在报告期内确认。

    而在外部原因上,有分析人士告诉记者:“影视剧火爆并不等同于其投资方就能立刻赚大钱。影视行业需要大量资金作为前期投入,大量资金都被演员、导演、放映渠道等拿走,去掉这些成本,投资方能赚到的钱并没有大家想象的多。此外,影视质量不可预测,大爆的作品毕竟是少数,连续几部亏损就可能严重影响公司的现金流。”

    游资已不愿“刀口舔血”

    回顾此前几只“面值退市股”的最后轨迹,可以发现投资者的投资风向正悄然生变。

    当年作为A股退市第一股的中弘退,2018年8月15日公司股票收盘价首次低于面值(1元),随后连续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在此期间,多空搏杀激烈,录得4个涨停,最终在第16个交易日收盘站上“1元”大关。但是中弘退并未“得救”,股票在2018年9月13日至10月18日公司收盘价均低于1元,确定退市。

    尽管当时中弘退已经进入退市整理期,但是资金厮杀并未结束,2018年11月30日,已经连续经历了12个跌停的中弘退以3.85%涨幅开盘,全天在3分钱的波动范围内震荡,下午更是数次冲击涨停板,收盘报涨7.69%。全天成交量高达264万手,成交额7254.9万元。即使在中弘退将摘牌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仍有不少游资火中取栗,上演末日狂欢。中弘退在最后一个交易日尾盘触及涨停,成交额近4000万元。

    雏鹰退的情形虽不如中弘退激烈,但也曾奋力抵抗。雏鹰退在股价连续低于1元的期间,曾于7月24日、25日出现连续涨停。其中24日,公司股价跌停开盘后,在早盘惊现大买单,1分钟内成交量102万手,当日最终收于涨停板,单日换手率达10.8%,实现了由跌停到涨停的“地天板”。25日,又一次被强势拉升至涨停。不过,雏鹰退最终还是延续了前期连续大跌,打破了市场的“翻盘”预期。

    *ST华信相比则平淡了许多,除了在“白衣骑士”的利好消息下,上演了一天“地天板”走势外,剩下的低于1元的日子里,盘面状况小打小闹。

    到了*ST印纪这里,其走势和盘面简直可以形容为“放弃抵抗”。自公司股价8月15日收盘0.97元后,无论是成交量还是涨跌幅都并不显著。换言之,并未有大量资金介入试图“救壳”或“奋力一搏”。

    有分析师告诉记者,此前A股市场多数是“上市难、退市更难”,使得壳资源遭到市场哄抢。近几年,管理层开始倡导价值投资、长线投资,资金不愿意救助*ST印纪的根本原因还是由于公司本身资质的问题。

    “1元股”队伍仍在扩容

    据Wind统计,截至9月5日收盘,目前股价低于2元的个股累计65只,低于面值(1元)的个股共计8只。除了雏鹰退、*ST华信及*ST印纪,股价低于面值的还包括金亚科技、*ST大控、*ST神城、*ST欧浦、*ST华业。

    在“面值退市”的路上,未来或还有更多“1元股”结伴而来。近年来,监管层对于退市力度不断加大。证监会启动新一轮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改革,修订了《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沪深交易所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明确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具体违法情形和实施程序,新增“五大安全”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进一步明确了退市标准,提升了退市效率。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今年也表示,要探索创新退市方式,实现多种形式的退市渠道,对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触及退市标准的企业,要坚决退市。

    “1元股”队伍扩容,也是市场选择的必然结果。随着我国注册制在科创板及更大范围的推广,上市公司的壳资源价值不断降低,市场淘汰率也将同步上升。鉴于“1元股”存在的退市风险,加之大部分“1元股”本身业绩不佳、成长性不足,甚至因违法违规被监管部门调查,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在博傻游戏中“被教育”,“1元股”的股价持续且“过程平淡”的下跌将越来越成为常态。某种意义上,这也是股市发挥优胜劣汰基本功能的具体体现。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