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动 > 电视 > >

近日,商丘市第一回民小学朱秀莲的遭遇引起媒体的普遍关注:她任教上班时间,在学校操场被足球砸伤左手臂,由于治疗不及时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造成了终身残疾的后果。又由于校方没有及时进行工伤申请,致使法院无法受理,使维权陷入困境,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根据当事人朱秀莲提供的证言证据,还原这件事情三年多的经过:现年51岁的朱秀莲在商丘市第一回民小学任教,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2016年5月16日中午13:45,午托下课时间,她在学校操场意外被足球砸伤左手臂,当时手腕就疼痛难忍,明显红肿淤血。去找孙副校长请假看病,孙副校长不但不准假,13:50下午第一课时间还让她继续学足球操。家属来接她去就诊,校长仍然不让她离校,说是为了足球操迎检。当时她右手托着左手腕哭着学做足球操,其他老师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对她说:“朱老师你走吧,看校长能咋着你”。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她于14:25提前5分钟离开了学校。可是由于学校外边修路通行困难,又加上那天是周一,家长提前来接学生,学校外边拥堵不堪,造成了她很长时间才走到医院。医生说她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她受了伤以后,第二天又来上班了,刘长海校长一概没问她的伤情,而且在办公室还把她批评了一顿。她忍着委屈和刘长海校长协商报工伤的问题,校长很生气的说“一个屌球能踢多很,你这算啥屌工伤?”她说“在上班期间和上班区域受的伤都属于工伤”,校长又生气的说:“你这理由那理由,难道你身上一点毛病都没有?”她一看他蛮不讲理,于是就哭着离开了办公室。

因为报工伤的事情,她多次找刘校长理论,他对此固执己见、置若罔闻。在问题没有得到妥善处理的情况下,她一边用双休日时间去治疗,一边带病坚持工作,从未耽误过她所带班级的语文课,也未因病影响作为班主任的一切正常事务。当时她带的是问题很多的班级,孩子们不好管,又找不着合适的班主任去带,校长怕她请假耽误学生的课程,家长闹事,这也是刘校长不给她报工伤的原因。当时她们学校有几个老师受了伤,都申报了工伤,其中脚崴都可以报工伤,她伤情这么严重不但不给她报工伤,他还让她自己去劳动局咨询,劳动局让她去学校开具受伤的证明,刘校长拿出各种理由不给予配合,她让他调取当时的监控,他很生气的说:“监控是给你一个人安的吗?你说调取就调取?”再没有拿到证明的情况下,劳动局怎么能给她个人申报工伤呢?别说学校给申报工伤了,甚至连病也不给看,她自己支付了一年多的医药费。

再没有妥善治疗的情况下,她的伤情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越来越严重。2017年5月24日,她去了河南省洛阳骨科医院就诊,确诊为严重的左腕三角软骨复合体损伤,专家立刻采取了钢板固定、紧张治疗。她从医院回来后,校长看她伤情严重后,这才感觉事情的严重性,对她说“咱们报工伤吧”。她说“原来受伤的时候让你报你不给报,现在已经错过了报工伤的时间怎么办?”刘校长又说“一切责任由学校负责,你只要配合好就行了,也没有你的什么责任。”于是学校将错就错,直到2017年6月14日才上报工伤申请,并于2017年7月14日鉴定为工伤。后来因时间有误,又被市局撤销了学校的工伤申报,后经梁园区教体局领导协调,给她报销了自受伤至2017年7月14日所产生的所有医疗费用。2018年3月份,她去商丘市商都临床司法鉴定所去做鉴定,后被鉴定为9级伤残。

三年来,在她看病住院期间,学校领导从未过问她的伤情如何,在报销医药费的时候百般刁难,法院调解时定的伤残鉴定赔偿金额,王敏副校长还讨价还价。那时候她还在郑州看病,领导没有关心她这个人的伤病情如何,关心的是金额能不能打折的问题!她出于无奈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将近16万的金额只拿到了12万。如果她不让步,他们就一拖再拖,后续她将无法正常治疗。之后学校陆续也给她按教体局规定的公差旅报销了所有的医疗费用。

2019年4月3日,学校委托商丘京九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去做护理依赖鉴定,4月29日被鉴定为部分护理依赖,这就证明了她从此终身就得依赖护理,期间还会有旧伤复发的可能性,她还将无休止的忍受百般痛苦,而且再也回不到正常人的生活,将彻底从一个健康的正常人变成一个残疾人。双重打击让她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精神萎靡不振,对生活、工作失去了信心,整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这三年来,她的胳膊神经损伤;肌肉萎缩,关节粘连;疼痛难忍,使她痛苦不堪。因学校的过错导致她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在解决部分护理依赖一事时,学校新任校长、法人代表朱珂校长做出了新决定,从做护理依赖鉴定之日起,学校就停止给她治疗的一切费用,也就是从2019年3月15日至今,学校再也没有给她报销任何医疗费,产生的治疗费用全部由她个人承担。朱珂校长自作主张,不但不按照原校长及领导班子的意见行事,而且随意更改原规定。2019年5月21日,学校领导班子和她去律师所找律师协商此事时,朱珂校长明知道法院不支持(没有工伤认定书),强人所难,非逼她去法院起诉。学校用公款交律师诉讼费,而她一个伤残病人现在还要花她自己家的钱看病和交诉讼费,她个人怎么能支付得起呢?问题是她没有工伤认定书,如果法院驳回起诉,那么谁又来承担责任呢?朱校长说:“如果法院驳回起诉,学校将没有任何责任。”2019年5月23日,她去找朱校长商议解决方案,他告诉2楼有检査的巡视员,还说安排好事情后几分钟就下来接见她,让她在一楼等他。她从早上8点一直等到中午11点,检査完毕也没见朱校长的人影。等巡视员离开学校后,她才去找朱校长,由于她经常去医院看病,再加上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当时她就气的心脏病突发,中午下班时间她躺在沙发上想休息调整一下心情,朱校长就让其他老师往外推她。于是她的身体实在受不了情况下,就躺在地上采取自救,。朱校长看到这种情况,他不但不打120抢救她,反而打110让公安来威胁她。

作为一个几十年教龄的老教师,受了工伤却受到这样的待遇,她有多个疑问:

一、她确确实实是在学校受的伤,现在又残废了,依赖他人护理生活,难道说学校真的没有责任吗?谁又能理解她一个残疾人的痛苦呢?

二、之前校长刘长海及学校班子成员签的处理意见的文字虽小,但鲜红的印戳证明了铁的事实,即学校负有100%的完全责任,而现任的朱珂校长不按前校长处理意见去执行是何道理?

三、她去找朱校长理论,朱校长冷酷无情的面孔让她无法忍受,为什么领导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呢?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们的亲人受到这样的对待,你们的心情会如何?你们会怎么做?领导还有没有一点人情味啊!像这样的校长他的后台又是谁呢?

她请求上级领导为她主持公道,没有无理的要求,只想依照法律标准达到合理诉求:

一、按工伤待遇赔偿;

二、护理赔偿数额计算方式:河南省2019年务工费用为395220元(受害人现年不足60岁,按20年计算,受害人已经作出部分护理依赖,根据法律规定,应该赔偿全额的50%费用,因此该计算公式为:39522x20x50%)。

三、她在商丘市第一回民小学受伤的左手臂发生旧伤复发,判定是否属于旧伤复发的标准为:以医院诊断证明和病历为准,产生的医疗费(包括医疗费、交通费、食宿费并按教体局规定的出公差旅报销费用)由商丘市第一回民小学承担责任,学校对朱秀莲老师按工伤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