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县铁矿连发矿难死3人当地领导装聋作哑日前,河南省政府为有效地开展应急救援工作,最大限度地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特下发《河南省生产安全事故应急预案》,要求全省每一个地方发生生产安全事故后要及时上报,坚决杜绝瞒报、拖报现象。此预案明确要求,事故发生后现场人员要立即向本单位负责人报告,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要于1小时内向事发地县级以上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并且要求事发地政府报至省政府的时限,最迟不得超过事发后2小时。然而,5月6日,发生在河南省卢氏县潘河乡北方矿业公司的两人死亡事件;3月10日发生在该乡八宝山铁矿的一人死亡事故,至今也没有在河南省相关单位看到他们的上报记录。两个矿工被砸得血肉模糊 当场死亡5月6日早晨8点左右,位于卢氏县潘河乡的北方矿业公司717洞突然发生塌方冒顶事故,接着有两个被砸得血肉模糊的人被抬了出来……据调查,北方矿业公司这次塌方事故共砸死两个人,其中一个叫莫明记的人,今年42岁,是卢氏县潘河乡前坪村人;现有一女儿,12岁。据了解,莫明记的父亲前几年因病死亡,莫家共有弟兄四个,他在家排行老三;由于家里人多贫穷,日子过得相当艰难。此次矿难另外一个死者名叫莫明伟,也是潘河乡前坪村人,是莫明记的本家堂弟,他是1979年生,今年33岁。莫明伟的父亲叫莫红恩,和莫明记的父亲莫铁茂是亲弟兄。莫红恩1953年生,今年59岁,前几年因上山拾柴折断了腿,花了不少钱也未看好,落下了残疾,生活十分困难;其老婆叫贺改群,1954年生,今年58岁;其妻子和莫明伟是同岁,他有两个儿子,长子今年9岁,在县城北关上小学;次子刚满一周岁。谈到莫明伟的死亡,他一家人都悲痛万分,莫明伟的母亲贺改群、父亲莫红恩痛哭失声:“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又出了事故,女儿又出嫁他村,今后的生活可咋办呀?”这次事故发生后,北方矿业公司717洞的老板推来推去,也不给他们公正的赔偿。在县城西关的招待所里,老两口哭着诉说:“从5月6日到现在已经10多天了,矿上老板心是真狠,来说了几次,没有说成就把我们给凉这了。”矿老板还威胁说,这事你们不准上访,不能要求过高,否则叫你们也不得安生。他的妻子毛娟也哭着说:“矿老板是以势压人,不按基本标准给予赔偿。同一天发生的事,又是弟兄两个,为啥莫明记的赔偿到5月12日就交易成了,我这是咋回事,欺负我们是弱者。”据了解,莫明伟弟兄两人在矿上干了两个多月,打风钻务工。每次回家总是说矿上的安全措施不扎实,给老板多次提意见,但老板就是不整改。5月6日早上8点多,两人一同下井,在下天井时洞壁突然冒顶塌方,把两人当场砸死。明伟的颅骨都碎了,一只胳膊也没了,胸脯上到处是血,叫人都不敢看,拉到太平间里还流了不少血。据知情人讲,717洞口的老板叫邓海星,该乡青河村人。有关部门失职 导致事故频发无独有偶,3月10日中午1时许,该县潘河乡清河八宝山一铁矿745洞同样也发生一起死亡事故。据了解,该矿事故死者刘丁军,男,系潘河乡下河村干河渠组人,1965年生,其妻子系1969年生,所生一双子女,女儿为大92年生,今年20岁,在县城上一高上学;儿子今年12岁,在潘河乡里上六年级。刘丁军有弟兄3个,老大叫刘满军,老三叫刘新军,上哥、下弟均已成家。他的父亲叫刘继学,常年有病,卧床不起。据刘丁军家人介绍,刘丁军常年在矿山上务工为生,在此之前的8号到矿上班前,他还说要参加一个技能培训,但还没来得及培训就命丧九泉……据工友介绍,10日中午12点上班,井下人装了两车矿石准备往上运,开溜斗机的师傅有事没来,临时叫一个山叉村的、名叫陈军方的人顶替,此人没有经过正规的培训,上岗时也没对机械进行检查,致使一个螺旋插销没装好,让溜斗一下子掉下来,来不及躲避的刘丁军当即被砸倒在地……当时,刘丁军被砸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牙也只剩两颗……事故发生后,乡政府考虑到正值全国“两会”召开期间,就马上协同矿方进行私下协商,最终以61万赔偿了事。目前,还有5万元在潘河乡主抓安全生产工作的张副书记手中,说是担心家属上访或闹事等,直到家属不再上访或告状时,方才给这5万元钱。有知情人告诉说,该铁矿没有合法的手续,系非法开采盗挖。而且该矿出事故之后,据说还要“大干快上”——力争挽回矿难中造成的损失。而矿方代表则对死者家属口出狂言:“老板有的是钱,出再大事,也停不了工,我们有县里领导作后台!”记者通过卢氏县委宣传部联系采访该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然而,当记者来到该局办公室时,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当记者提出采访局长时,这个小伙子说:“很抱歉!局长他们去三门峡开会去了,一两天回不来。”当记者提出采访负责安全生产的负责人时,回答说:“他们在三楼办公,你直接去矿山管理股吧。”记者在矿山管理股问值班人员:“潘河乡北方矿业公司717洞有无安全生产许可证?”“有,他们是搞基建的企业。”据调查得知,在卢氏县这些个人开采的铁矿大都没有手续,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安监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使发生了矿难也是装聋作哑。所以这些私人老板就胆大包天,为所欲为,根本不把国家法律法规到眼里,声言“县里有后台老板撑腰什么都不怕!”对此,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法学博士冉富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辖区内铁矿连发矿难造成3人死亡,说明当地的安全生产管理工作存在明显漏洞,有关工作人员应受到责任追究!6月6日,本报记者以书面致信形式采访卢氏县人民政府王战方县长,但至今杳无音讯。现在看来卢氏县政府及安监部门对以上两次矿难视若淡闻,采取无所谓的态度。人的生命在卢氏县当地领导和个体老板手里是那样的渺小,又是那样地被淡化、被遗忘!有关卢氏县铁矿连发矿难造成3人死亡事件的最新消息,请关注本报的后续报道。